金庸汉子任我操(36-40章)

章节目录 036 第二关-情孝两难全(4) 清早起床的尴尬,h

    

    

    

    

    
秦婉好久没有睡的这样好了,前一个任务自从和段誉偷尝禁果之後几乎没怎样得闲,每天睡的都不多,若不是有「习武之人」的底子顶着她早就睡眠不足了,能够一觉睡到天亮这还真是新任务前期的福利呢。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什麽时候转身向内,那雄健的手臂环着自己的腰,手掌垫在自己身下,侧躺的姿势右ru都落在那大掌里。

    被萧峰搂在怀里,背脊贴着他温暖的胸膛,大腿似乎被什麽顶住了,秦婉脸上一红,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吵醒了男人,可萧峰是何等人物,在她抬手揉眼的时候就有了察觉,只是没有危险也就没有起身。他本做好了彻夜不眠的准备,真气走几个周天一夜不睡也不会有什麽疲倦,但不知不觉还是睡的沉了,醒来就变成这种样子。看秦婉有了动作,萧峰本来想说些什麽然後离开,清早起来的勃起顶在少女腿上甚是尴尬,但那姑娘只是揉了揉眼睛就继续睡了,手放下来正好搭在他胳膊上,让他鬼使神差的把手臂又收了收,大掌托住了半边丰盈的胸ru。

    阿朱虽然年幼,但身材丰盈,胸ru与比她年长的木婉清都大了一些,这样绵软的一团嫩肉任是落到哪个男人手里都不肯轻易放过。那样拥抱之下少女还未醒来,萧峰不由的收拢五指,将那一团握在掌心。他从未如此接触过女人,手上几乎不敢使力,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少女。少女身上香气甜美,又随着他的动作轻哼出声,萧峰身下的肿胀更是难以消除了。

    「大哥?」

    萧峰经历过多少惊心动魄的场景都镇定自若,却被一声半梦半醒的呓语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握拳。

    「疼……大哥,你捏疼我了。」少女的声音不如平时清脆,带着更多的柔腻。看着男人大手的位置,她瞬间明白了发生什麽。男女之事虽然没有娘亲教她,但阿碧妹子贴身服侍公子,有些事情过後了也曾对自己说过,总不至於像她那样,第一次被公子压倒在床上时简直要吓傻了。但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即便聪慧如她也找不出什麽话来缓和这气氛,继续或者停止现在的事情。

    「阿朱,对不住。」

    「对不住?」

    宋时正是有大儒宣扬礼法,男女大防渐胜,萧峰虽然是江湖草莽,与礼法所知甚少,但也有个需要拜堂成亲的认知。秦婉听到了他的说法,噗嗤一笑。「大哥,你是说如果不拜堂成亲我就不是你的妻子?那咱们报了仇去了塞外,也不知道外面是不是也兴拜堂成亲,如果有了还好,若是没有,那我就不是你的妻子了?等咱们七老八十的时候,你若不小心碰了我,也要说一句‘贤妹,对不住了’?」

    秦婉的话让萧峰笑了起来,也就没那样尴尬,在怀里少女的额上亲了亲。他的小阿朱总是那麽有办法让他高兴。她那最後一句特意用了苍老男声,足见其调皮。他正笑着,想到秦婉最後的声音猛地一怔。「阿朱,你又见过救我的那位前辈?」

    「没有啊。大哥,那位前辈怎麽了吗?」

    「你刚才的声音太像我那恩公的声音了。」

    「是吗?可我并没有听他说过话啊。」秦婉也是愣了愣,她那最後一声是讲萧峰的声音做老了几十岁,仿着他们晚年的样子。想想那黑衣人是萧远山,她也大概明白了。「大哥,你有没有想过,那赵钱孙说你长得甚像生父,声音会不会也是很像?刚才那声音,我可是学的你老了的声音的。」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只要不是痴人也都懂了。「你是说,那恩公……是我亲爹?」

    「我只是这麽猜测。」秦婉顿了顿,虽然看过小说的她确定,但此时并没有理由。「大哥,我现在可真後悔,在雁门关外没让你真的下看看。」

    「是的。我是该下去看看。」

章节目录 037 第二关-情孝两难全(5) 再上雁门关

    

    

    

    

    
秦婉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床上随便的几句话,把萧峰引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上了。她只是当时尴尬,想起什麽就说了什麽,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亲爹可比仇人重要,已经知道了仇人的名字萧峰也就不着急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就带着秦婉再次北上,到雁门关外乱石谷。

    这次前来他们已经有了准备,备足了乾粮清水,也带了绳索若干,绑在悬崖边的大石上,方便他攀爬。

    「大哥,你可千万要当心啊。」

    「阿朱,你在这里等我一天一晚,若是明天这时候我还没上来,你就进关等我,我上来了就去找你。」

    「大哥,不要勉强,阿朱要你活着。」

    「放心吧。」

    在萧峰下去之前,秦婉忍不住叮嘱,她相信萧峰的武功应该没有问题,但她不知道萧老爷子到底是跟着他们还只是随机的去杀知道真相的人,不免有些担心。以她的武功,用上凌波微步逃跑无碍,但要为萧峰护法可能真的有些困难。看他下去了,秦婉想了想,去旁边泥土地上掘了好些泥土来,将绳索的痕迹隐去了,随後在远一些的地方坐下休息。

    秦婉没赶上阿朱第一次来雁门关,此时看到关外一片萧瑟,想想之後萧峰也会葬身於此,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冲到崖边。谷中云雾缭绕,看不到多深的情况。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任务完成的话就不用担心萧峰会死了,唯一要担心的,大概她走了之後,阿朱要怎麽应付阿紫那个倒霉孩子。不过有萧峰护着,应该没事的。

    虽然秦婉尽量放宽了心,但是想到书里剧里萧峰的结局,也是无法像他说的那样,等个一天就回关内去。

    几乎过了两个日夜萧峰才从长索攀了上来。他在谷底仔细寻了一遍,别说人骨,连兽骨都没见到过几块。难道亲爹真的还活着?他带着激动爬上悬崖,准备入关与秦婉会和,却看到她就在崖边不远坐着,看他上来了就欢喜的跑过来。

    「怎麽不在客店等我?」

    「我去了,但又回来了。」秦婉说着,递给萧峰两个葫芦,葫芦里装满美酒,正好解了萧峰这两日的酒瘾。他转眼喝乾了一个葫芦,不急着开另一个,对秦婉说:「我爹可能真的还活着。」

    「好,那就好。大哥,你辛苦了,咱们回去慢慢说。」

    在郊外谷底转了两日,也确实该好好休息。在客店里洗了个澡,倒在床上又睡了一个下午萧峰才醒来,看着秦婉笑意盈盈的正在桌上摆着碗筷。「大哥,来吃饭吧。」她看到萧峰醒了,招呼着男人。「这地方只能随便吃吃,赶明儿回了江南我再给大哥做好吃的。」

    「阿朱,你辛苦了。」

    「阿朱喜欢给大哥做菜,不辛苦。」

    亲手做菜调羹,与心爱的男人同食,这种平淡的幸福却在一个游戏里实现了。秦婉托着腮,看着男人吃喝,虽然萧峰不会像段誉那样讲究,吃一件赞一件,但像对面男人那样的吃法才是平淡的幸福。

    「还不把我娶回家去,不怕被旁人抢去亏了吗?」

    「好啊。」

    秦婉说的小声,没想着萧峰耳清目明,就算那一点声音都听了去,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大哥。」她软软的叫了声。

章节目录 038 第二关-情孝两难全(6) 乔家留下的喜房

    

    

    

    

    
秦婉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行动力有这般强,她只是在闲聊的时候说了句娶回去不吃亏什麽的,男人已经放在心里,回中原去的时候特意把她带去了一个地方。那是少室山下的一个小院,院边菜园已近荒芜。萧峰叹了口气,熟门熟路的进到院里,掸去了桌椅上的尘土。

    「大哥,这是……」

    「这是我义父义母的故居。」

    这地方对萧峰来说意义极重,秦婉跟他一起打扫过了二老的居所,将厨房也洗刷的乾净了,看着萧峰对着第三间土屋发呆。「大哥,怎麽了?」秦婉问道。这地方他们其实并不该久留,只是好在江湖上并没有什麽人知道萧峰的旧居,他们又有一阵子没有出手,才会觉得这里一片安宁。「阿朱,你知道那间房子是干什麽的吗?」

    秦婉摇头,她只是跟着萧峰的路子走进房间,帮着打扫,他没进去的地方她也根本没来及留意。

    「那是爹在我十四岁时盖的,说要给我长大娶媳妇用的。」虽然得知乔氏夫妇确实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但想起他们的养育之情萧峰还是不由得说了爹娘。秦婉知道他情绪激动,没有吵他,轻轻走到那间土屋前推开木门。长时间没有人进入,那房子和剩下两间一样积了不少灰尘,她扫落灰尘,看到床铺上盖着油布,先看看到里面是大红的喜被,触手柔软,大概是乔家婆婆为了儿子成亲时候特意做的新被。

    秦婉唇边正扬起一丝苦笑时萧峰也走进了屋子。「大哥,二老现在在……」她不太忍心让萧峰再睹物伤情,把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萧峰把秦婉带到这里本就为此,虽然亲爹可能还活着却飘渺不定,他只好把她带到少室山旁义父义母面前说明是心爱之人,再拜过天地就算是成亲了吧。

    成亲的具体流程萧峰不懂,秦婉也不太懂,不过这样也好,省得麻烦。一天下来都没见人打扰,两人就留在家里过夜。从来没有住过人的喜房里,烛光闪烁,映在两人的脸上,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沉默不育。秦婉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种沉默,想了半天,乾脆一横心,略微侧了点身子,拉开衣带,转眼将外衣脱了去,只剩下贴身的肚兜。

    「阿朱你。」萧峰想说什麽,蓦的看到秦婉左肩上的一个殷红如血的「段」字,口中的话就吞了回去。他曾经在阿朱胸口上涂过上药,事态紧急没有也不敢多看,居然没有注意到一个这样明显的痕迹。秦婉也看了看自己的左肩,开口说:「大哥,如果我是姓段的,你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阿朱你……不是姓阮吗?」

    「我娘是姓阮的,我并不知道我爹姓什麽。」秦婉说着从衣服里摸出金锁片来。「这块锁片我从小就带着,大概是我娘留给我的东西了。」

    若是在从前,一个「段」字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麽,只是在知道了段正淳之後,萧峰一时无法平和心情,看着面前的少女低头失落的样子,忍不住把她搂在怀里。「阿朱,你就是你。不管你姓什麽,你就是你。」那粗壮的汉子不会说什麽好听的情话,只能把心里想的说出来安慰。阿朱就是阿朱,不管她姓什麽,不管她爹娘是谁,她都是他最重要的人。

    「不,我不只是我。」

    「啊?」

    「我还是萧大哥的妻子啊。」秦婉说着,抿唇笑了起来。

    ;mp;g;;mp;g;;mp;g;;mp;g;;mp;g;;mp;g;;mp;g;

    剧情写到这里,突然觉得这关标题的情孝两难全,不止在说阿朱,也在说萧峰了。仔细想想,就算原着也的确如此,不禁让人唏嘘。

章节目录 039 第二关-情孝两难全(7) 另一种初夜的感觉,H

    

    

    

    

    
在遇见阿朱之前,萧峰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娇小可人的江南女子,他一直没太在意男女之事,却在不知不觉中栽在这比自己小了许多的少女身上。他正抱着秦婉安慰,那纤巧的身子在自己怀里呼吸起伏,手上摸到她背上肌肤柔腻软嫩,简直不舍放手。

    「大哥……」

    秦婉被萧峰放倒在床上,身下是乔婆婆早就做好的大红锦被。她和萧峰已经拜了天地,再没有什麽阻碍。那壮实的汉子附身下来,搂着她的腰身在她唇上亲吻。他并不懂如何深吻,只是亲着那两瓣樱唇。这样的吻并没有什麽负累,轻轻柔柔的反而很舒服,秦婉也主动的亲着他的唇。男人的嘴唇没有想象中的柔软,亲起来倒也并不难受。双口开阖之间,那点丁香小舌不经意的滑进男人嘴里,似乎让他一下子找到了新鲜的玩意,hangzhu了用舌头舔弄。在不经意之间吻就深入了,津液顺着没有闭合的唇角溢了出去,沾湿了下巴。

    「大哥……嗯……」

    似乎直到萧峰暂时玩腻了才放过了秦婉的舌头,抬起身来目光向下移动,少女身上穿着桃红色的肚兜,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扯开了兜儿,那两只丰润的白兔立刻跳了出来,荡阿荡的,那两点红色的茱萸简直是在斗牛眼前挑衅的红布。他伸手托住那两团ru肉向内挤压,埋头在那片绵软中,呼吸着少女身上甜香。

    「大……大哥?」男人埋头在她rujian,呼吸的空气扫过ru肉,让她有些发痒又有些发烫,温热的呼吸,炙热的手掌,把她的两个ru儿染的都快烧了起来。「嗯……啊……」秦婉轻微的chuanxi都落在男人耳中,抓握着ru肉的手受的更紧了。这丰盈圆润的手感萧峰前两天曾有过,那时隔着衣服还不觉得什麽,现在实打实的握着少女光裸的ru儿,他简直不敢用力,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在着bainen的肌肤上留下印子来。他乾脆弃揉改吻,将ru肉吸到口里用舌头舔过。

    连深吻都不太会的男人现在无师自通的在秦婉ru上又吸又吻,难道男人对rufang都会有着什麽初恋情结雄性本能吗?那吮吻和rounie都不成章法,像是想到什麽就做什麽的样子,却让每一寸肌肤都开始期待。「大哥……啊……」她不知道该说什麽,只能用shenyin声鼓励男人继续。

    男人的吻慢慢向下,大手已经摸向少女腿心的位置。秦婉知道自己有点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并拢双腿,把男人的手夹在了腿间。她的动作软绵绵的,轻易被男人分开了双腿,将裤子除去了,si-chu光裸了出来。

    「呀。」秦婉没想到萧峰会这样直接,下意识的用手掩住了si-chu。他倒也没立刻移开她的手,只是转眼间将自己也脱的赤条条的,露出健硕的身躯,身下的巨物已经硬挺挺的立了起来,好粗大的一根,看的秦婉都有些担心自己能否承受。

    「阿朱,第一次好像有点疼,你要受不了的话就告诉大哥。」作为一个粗犷的汉子,萧峰并不懂得什麽tiaoqing的花样,几乎算是硬了之後提枪便上,能提前说上一句已经是最大的温柔了。秦婉显然是被这架势弄得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了就点点头,心里只是苦笑,她又不可能告诉萧峰要怎样前戏,就只能忍了。双腿被分开,一个滚烫的东西贴上了花口,就着已经生出的花液磨了磨,找到了後面可以攻入的小口就深深的扎了进去。

    「大哥……呃……」秦婉被进入的相当勉强,粗大的rou+bang一点点的撑开xue口,甚至像是要撑破了一样慢慢的向里顶着,撑开那处子的象征,走向深处。

    ;mp;g;;mp;g;;mp;g;;mp;g;;mp;g;;mp;g;;mp;g;;mp;g;

    写这章的时候,褒姒我仔细想了很久也觉得就算萧大爷有过性经验也不像是会那麽多前戏花样的汉子,於是,就只能苦了我们小婉了。可怜的,摸摸头。

章节目录 040 第二关-情孝两难全(8) 还好找到G点了,H

    

    

    

    

    
秦婉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身体一寸寸被撕裂,仿佛被劈成了两半,那硕大的肉刃锥到深处,身体紧的仿佛能描绘出那巨物的形状来,床褥都被她抓的皱了起来。

    「阿朱,你还好吧?」萧峰停下了动作,他的慾望被xue肉包裹着,那地方温暖紧窄,让他感觉别提有多畅快。只是秦婉的表情不太好,他忍住了想要立刻抽送的慾望询问。

    「嗯……没事……」秦婉咬着唇说着。反正已经顶到那样的深处,除非立时拔出去了,否则就算不动也不怎麽好受,xiao+xue被rou+bang满满的胀着,很不舒服。男人一直没有动作,但那灼热的东西烫的xue肉痉挛一般的收缩着。她舔了舔一直咬着的下唇,缩了缩身子。「大哥,你动吧。」

    萧峰不是傻子,看得出来秦婉还是不太舒服,只是他也被夹得难受,听她说可以动了就向外抽了抽慾望,少女花xue里的嫩肉紧紧的裹着他的慾望,恋恋不舍於它的离去。他被那种吸力所留,并没有抽出完全就又插了回去,囊袋拍到秦婉臀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受到这声音的鼓动,他开始出入起来。

    被那样扎实的出入,痛苦渐渐变成了麻木,秦婉被萧峰擒着纤腰,下体巨物不断的出入在娇嫩的花xue里。她怕被撞出痛呼来,咬着唇,仍然难掩鼻腔的哼咛。被那样撞得久了,就算是不愿的,xiao+xue里也生出了些湿润,让男人的出入更加便利了,choucha的动作变大,rou+bang不经意的抵过huajing前段的敏感,少女的shenyin瞬间变得婉转,xue肉缩的更加紧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发现了重点萧峰怎会轻易的放过。他把rou+bang抽出了些,再次寻得了那点,用guitou在上面研磨。

    「恩……大哥……啊……」敏感点被擦着,快感不可抑制的走遍全身。秦婉更加湿润了,花液浸透甬道,让在软肉上戳磨的guitou不断打滑,就要向更深处进发。看到秦婉的身子软了下来,发出了比之前还要柔媚的shenyin,萧峰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将少女的双腿扛到肩上,抬高了si-chu,专门去研磨那一点。

    「不行……大哥,不要一直顶那里啊……」快感来的又浓又急,让她仿佛在风雨中颠簸,秦婉蜷着脚趾似乎不能再忍受。「插进来……深一点啊……」她只求不再被磨着那敏感点,剩下的怎样都可以。粗壮的rou+bang随着她的话语一下子滑了进去,guitou狠狠地击在huaxin上,让她抖了抖身子,从深处喷出一股花液来浇在男人的粗壮上,居然就这样高氵朝了。

    这是……之前小看了萧大爷的性能力了吗?秦婉不太清楚,也想不了些有的没得。男人挺动着虎腰,肉刃在xiao+xue里快速抽送着。刚高氵朝过的身子正是敏感的极致,每一次出入摩擦都带来巨大的快感。男人简直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装了马达一般的高速出入,将无可止歇的快感大股大股的泵入她体内,让她无法思考只能享受。

    ;mp;g;;mp;g;;mp;g;;mp;g;;mp;g;;mp;g;;mp;g;

    终究还是放过了小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