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五十八章 月神殿

    对于剑尘开出的要求,天鹤家族自然是没有理由拒绝,毫不犹豫的就满口答应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为对于天鹤家族来说,三斤神血之壤已然是天价,特别是在这敏感时期,三斤神血之壤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在反观剑尘提出的三个条件,无论哪一种条件对天鹤家族来说,都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难度,甚至是都不需要他们付出多大的代价就能做到。

    因此,此番交易对天鹤家族三大老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让他们占尽了便宜。

    而鹤千尺也是没有独占功劳,在他的极力推崇之下,鹤芊芊也开始真正的受到了家族老祖的器重,连同鹤芊芊所属的这一脉,在天鹤家族内也是地位大增。

    天鹤家族身为顶尖大族,族内人口众多,各种派系更是错综复杂,内部中自然是少不了明争暗斗。

    而借着此次事件,鹤芊芊所属的那一脉,连同她的父辈,终于开始斩头露角。

    当日,鹤千尺将神血之壤交给三大老祖之后,便带着老祖手谕前往家族宝库,从宝库中取走了大量的凝血神丹带出家族,然后亲自将这些凝血神丹交到剑尘手中。

    “这里总共是一百七十颗凝血神丹,已经是家族中的全部库存了。当然,这只是第一批凝血神丹,目前我们家族已经在收集炼制凝血神丹的材料,一旦材料收集齐全,老祖便会立即开炉炼丹,第二批凝血神丹,不久之后就会送到。”鹤千尺脸上带着笑容,一次性给出如此多的凝血神丹,他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对其余顶尖势力来说,要想一次性拿出如此多的下品神丹,的确会是一件伤筋动骨的事情。

    可对于一位拥有一位炼丹宗师坐镇,随时都能炼制出大批凝血神丹的天鹤家族来说,这也实在是不算什么。

    神丹在圣界的价值一直居高不下,除了炼制神丹时所需的各类材料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在圣界中,能够炼制出神品丹药的炼丹宗师就那么多。

    并且还要考虑炼丹时的失败率。

    将凝血神丹尽数交给剑尘之后,鹤千尺继续说道:“另外,关于你希望老祖能亲自指点你炼丹的要求,老祖答应了。老祖亲口说道,你随时可以前往天鹤家族,她会亲自指点你。”

    剑尘明显的感觉得出,回了一趟天鹤家族之后,鹤千尺对待自己的态度,比之前还要亲切了许多。

    不过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非常清楚神血之壤的价值,他用三斤神血之壤找天鹤家族换这点东西,天鹤家族自然是赚大了。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想借机帮助一下鹤芊芊。

    凝血神丹到手,剑尘是一刻也不想多呆,和鹤千尺告辞之后便匆匆离去。对于找天鹤家族老祖学习炼丹一事,他并不着急,因为当前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那便是恢复他的混沌精血!

    剑尘挥面具的功效隐藏自己的气息,然后通过空间法则在冰极州上多次变换方位,最终以一个陌生面孔进入了一座繁华的城市之中,临时租下了一间客房之后,便准备在这里恢复混沌精血。

    大隐隐于市,他觉得在荒郊野外闭关潜修,不见得比繁华市井的闹市中安全。

    接下来,剑尘开始了长时间闭关恢复,凝血神丹被他一颗又一颗的吞下,转化成了一滴滴混沌精血。

    如今有了充足的凝血神丹,剑尘体内的混沌精血,正在逐渐的充盈起来,那因混沌精血大量流失而导致受损的实力,也是在慢慢的恢复之中。

    数月后,剑尘从鹤千尺手中拿到的第一批凝血神丹便全部消耗殆尽,不过好在鹤千尺及时的送来了第二批才炼制出凝血神丹,这才跟得上剑尘的消耗。

    第二批凝血神丹仅有一百颗,虽然比第一批数量要少,可对于剑尘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

    终于,在第二批凝血神丹消耗了六层之多后,剑尘体内的混沌精血才终于恢复圆满,令他的状态再次恢复到巅峰时期。

    凝血神丹,还剩下三十多颗!

    被重重大阵笼罩的客房内,盘膝坐姿玉床上的剑尘豁然站了起来,感受着体内那仿佛是用之不竭的澎湃力量,他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抹胜利般的笑容。

    这一天,他心中已经期待了太久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这种强大的力量,终于让他重新找回了那种足以应付一切的自信。

    下一瞬,剑尘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他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这件客栈,离开了这座繁华城池。

    月神殿,在冰极州上也是颇有名气,因为月神殿出了个南破天,在南破天踏入太始境之后,使得月神殿也成功的挤入了顶尖层次的序列中。

    月神殿坐落在冰极州北域的一片皑皑冰原中,这里人迹罕见,除了偶尔间有月神殿的弟子进出外,便少有外人涉足。

    “这座月神殿,竟然是一件上品神器!”

    此时此刻,在月神殿百里之外,剑尘的身躯正融入虚空之中,完美的隐藏在天地之间,在仔细的观察前方那座正静静矗立在冰原上的洁白神殿。

    这月神殿正如其名,就宛若是天上的月亮所化似得,整座神殿都散出一层柔和的月光,在四周的冰雪反射之下熠熠生辉。

    “虽然是上品神器,但早已不具备鼎盛时期的辉煌,这座神殿的器灵早已不在,如今只是一个空壳,象征之意,更大于实际。”剑尘心中暗暗感到庆幸,没有器灵的上品神器,对他构成的威胁自然是小了许多。

    这时,在月神殿内,有一名身穿月神殿弟子统一服饰的神王从神殿内飞出,正以一种不急不缓的度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隐藏在虚空中的剑尘目光立即锁定在此人身上,然后悄悄尾随。

    以他臻至无极始境八重天层次的空间法则,自然不是一名小小的神王所能察觉到的,因此,他一路跟随在这名神王身后飞掠了数万里距离,在远离月神殿之后,才终于在这名月神殿神王前方显露出身形来,身上散出一股神王境巅峰的气息,故作一副朝着月神殿赶路的摸样,与这名月神殿的神王恰好迎头撞上。

    “咦,这位道友,你可是月神殿的人?”剑尘露出一脸意外之色,神态友好的对着这名月神殿神王抱拳道。

    “没见本王身上的服饰吗?除了月神殿的人,在外面谁敢穿成这样。”这名从月神殿出来的神王神态冷漠的盯着剑尘,明显带着几分戒备:“你又是谁?拦下本王所为何事?”

    “太好了,终于碰见月神殿的弟子了,这位师弟有礼了,我名叫月漠,师承月神,因此名义上算是你的师兄。”剑尘满脸笑意的道。

    “师承月神,你是南殿主之徒?为何从未听说过你?”月神殿这名神王满脸质疑。

    “南殿主?呵呵,师尊名讳月漠至今不知,也不知道师尊是不是师弟口中的这个南殿主,不过我倒是听师尊说,他已经在弟子诞生的那个小世界中呆了将近十万年了”

    “什么?你是上一任月神之徒?”闻言,月神殿这名神王大吃一惊,旋即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从空间戒指内拿出一个玉符捏碎。

    “师弟,你这是做什么?”剑尘一脸狐疑的盯着眼前这名神王的动作。

    月神殿这名神王眼中露出诡异之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师兄是上一任月神之徒,那身份自然尊贵无比。并且这次师兄又是初次回月神殿,我们自然要举办一场风光的迎接之礼,因此当由月神殿长老亲自陪同。”

    “还请师兄稍等片刻,我月神殿长老会亲自前来迎接师兄荣归神殿”说话时,这名神王心中暗自冷笑,暗道:“姑且不论你的身份是真是假,但凡牵扯到上一任月神之事,都需认真对待,这可是太上长老亲自叮属过的事。”

    “哪怕明知是虚假,也要当成真的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