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两千六百八十一章 反感和关注

    颐玦认为冯君擅长布局,站在她的角度上这么想没错,可她不知道的是,就连冯君和大佬私下都认为:这种行为就是“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然而,跟颐玦这个宅女不同的是,千重一直在冷眼旁观,所以能分辨出两者的不同。

    她悠悠地表示,“你有没有现,冯山主最近的压力有点大,除了炼器道,姬家一度也不太友好,另外还有一些风言风语,说冯山主的反应有点过度?”

    颐玦奇怪地看她一眼,“前辈你都认为他的反应‘激烈’,这种传言不正常吗?”

    千重抬手摸一下额头,无奈地表示,“我说的重点,不是我怎么认为,而是譬如说……在他驱逐那厮之前,无秀真仙主动上门说情,他凭什么敢直接上门?”

    颐玦虽然宅,但是一点都不傻,她的眼珠转了两转,若有所思地问,“前辈的意思是说……可能有人在幕后推动这些流言?”

    千重很干脆地摇摇头,“关于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相关言论对他不是很友好,想必你也看得出来。”

    “这很正常吧?”颐玦又有点先入为主了,她有的时候确实单纯到有点幼稚,“是他有时候把权益看得太重,甚至不惜挑战别人的固有认知。”

    其实她也很反感别人的剽窃,毕竟抛开天才的头衔不说,她本人也是技术型人才,然而,就连她自己也认为:有权肆无忌惮的借鉴,属于天琴修者的“固有认知”。

    “但是这个语境,对他非常不友好,”千重还是不紧不慢地表示,“考虑到姬家和炼器道的难,他有权认为……也许有人在针对他,现象已经出现了,有没有幕后推手并不重要。”

    颐玦这次的反应很快,虽然她依旧不认为他“苟”,但是多少猜到了对方想说什么,“您的意思是说,他想要把这股风头压下去?”

    “当然是这样,”千重点点头,一副“你终于懂了”的欣然表情,“几天就能赚二十极灵,这买卖跟抢钱有什么区别?就算搁给我,也要狠狠打击这股风头,手段更激烈点都正常。”

    颐玦终究还是聪明的,“前辈您的意思是,根据他这个心态,做出针对性的安排,才有可能化解这一场矛盾?”

    “没错,”千重很大方地承认了,“我们两个老家伙跟在他旁边,也不希望他频繁遇事。”

    她和轩辕不器固然是分神真君,但是没有谁会喜欢麻烦,更别说打了某些小的,还有可能引出老的,如果她是绝对不怕事的话,姚家怎么可能坚持隐世?

    “那我就懂了,”颐玦点点头,她处理问题的能力还是挺强的,此前之所以一筹莫展,只不过没有找准切入点,一旦有了头绪,操作起来并不难。

    所以她一转身,又去找炼器道的人去了。

    第二天,籍孃真仙赶来了,她想表示的也是对冯君的关心,甚至还带来了六合真尊的问候真尊希望冯君能稍微克制一下,他会找人跟炼器道交涉。

    有意思的是,籍孃也是先去找颐玦,她对冯君的臭脾气了解得不算多,但是既然身为坤修,先通过同类迂回一下,也是惯常的操作了。

    事实上她不仅是带了六合真尊的善意前来,七上门之间联系得不算少,六合真尊甚至跟玄黄和元罡门都打招呼了,希望他们向炼器道施加一点压力。

    说到底,冯君这次的反应虽然有点过激,但是他的主张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否则姬家都未必愿意冒险帮他挂悬赏。

    这两门也纷纷表示同意了冯君的推演能力之类的就不要说了,只说他的远程投放能力,就足以让两门高层高度关注,对于正在大肆攻略虫族世界的他们来说,这一点极为重要。

    颐玦听说了这些消息之后,欣慰之余,居然又冒出了一点压力这么多势力关注冯君的反应,这固然是好事,但没准会引起他更高的警觉吧?

    所以在跟籍孃真仙聊完之后,她又去找炼器道的来人商量……

    又过一天,丹道来人了,旗帜鲜明地表示对冯君的支持。

    要说丹道也是十八道之一,不过丹道修者是出了名的痛恨盗版完善一张合理的丹方,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失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他们对盗版的态度是“宁杀错不放过”。

    炼丹师也是技术型人才,但是偏偏的,丹道和炼器道的修者,不是特别对付,原因也很简单,这两个职业都非常抢手,不需要看外人脸色。

    说到底,这两道门下所提供的业务,是修者们的刚需,生产者自然就有淡淡的傲气。

    正是因为如此,这两道的修者相互都不是特别买账,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

    说得更阴暗一点,丹道和炼器道不怎么和谐,应该是还有其他势力在推波助澜没办法,这两道如果关系很好,对外采取一致措施的话,影响力显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

    于是,颐玦再次去找炼器道的来客商量。

    又过一天,夏霓裳从金乌返回昆浩,銮雄和悠渲真尊虽然去了虫族世界,新出关的真尊对白砾滩不是很熟悉,但是冯君给金乌的支持是最多的,帮助也是最大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于是,炼器道来说情的真仙,不得不再次迎来了颐玦的造访……

    不过颐玦的耐心,也就到此为止了,当天晚上她找到了冯君,直接开门见山,“炼器道派了真仙前来,找到我这里了。”

    冯君最近一直在推演和整合法宝,这是他回来之后接触的第三套,虽然大佬要求是炼制三套之后就去其他下界,但是他希望能多推演几套既然杠上炼器道了,咱先育一波呗。

    大佬有点不开心,不过它和冯君都是苟字当头的,能理解他的苦衷。

    事实上,它知道他身边有俩吃极灵大户,如果它不同意,不光他可能遇到一些麻烦,它秘藏中的极灵,也可能会被共享给那两位,这是它绝不能容忍的。

    然而就算这样,冯君在推演的过程中,也现炼器道来人了,只不过他没有兴趣去仔细琢磨他只是悬赏炼器道的某真仙,并没有疯狂到悬赏所有炼器道门下。

    所以,对方只要不来找事,他就懒得搭理,如果找事的话……在白砾滩,他怕得谁来?

    正经是他有点意外,最终是颐玦出面了,不过对上她,他真的没有任何心里负担,尤其是她并不遮遮掩掩,这一点他很喜欢,所以他点点头,笑着话,“说吧,你有什么考虑?”

    “我认为,你悬赏炼器道的炼器师,这个行为有点危险,”颐玦从不喜欢拐弯抹角,这是她的行事风格,对上冯君更是没有顾忌,“你有没有考虑过,炼器师可能有很多的顾客?”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然后轻喟一声,“我当然考虑过,但是……这是他们逼我的。”

    “逼你,你也可以使用其他的手段,”颐玦沉声话,“比如说,跟他们要一些极品灵石做补偿……这一点,我帮你协调了,他们愿意承受。”

    你帮我协调了极灵?冯君对这个消息,还真的是有点惊讶,深吸了一口烟之后,他笑着点点头,“那还真是麻烦你了,不过,那些家伙眼高于顶,真舍得付出极灵?”

    “这一点问题不大,”颐玦很肯定地表示,“炼器道定制的真宝不少,有些时候就是极灵交易,他们的极灵相对富裕。”

    前文说过,灵植师比炼器师更能赚钱,但那是普通意义上的财富,涉及定制的真宝,有时候真不是普通财富能衡量的,炼器师指定收取极灵的话,主顾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看一看冯君就知道,真器级别的法宝开口索要极灵,不给就不卖关键是真有这行情!

    而得罪了冯君的那位,极灵储备得不多,主要是因为还没有达到炼器师的极致敢开口极灵的,那都不是一般人,他被选中跟冯君接触,也仅仅是因为“潜力比较大”。

    而事实上,炼器道……还有丹道,极灵储备都相对丰裕,这两道的修者对极灵的态度,也不像七门十八道的其他修者,使用起来扣扣索索舍不得。

    这个消息是冯君的信息盲区,不过他并不怀疑颐玦,而是笑着扬一下下巴,“你继续。”

    “我个人的感觉,你这么高调报复,主要是想对一些不好的风气起还击,”颐玦继续侃侃而谈,“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以冯君的尿性,来当说客的人居然要反问他,一般当场就会呛回去,不过颐玦……那当然是例外了,所以他笑着点点头,“是啊,不友好的人不止一两个,我不能让他们得寸进尺。”

    颐玦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继续问,“那么,除了赔付极灵,再让他们向你赔礼道歉的话,是不是事情就可以揭过了?只要打压住风头就好了嘛。”

    冯君歪着脖子,抽了几口烟之后,淡淡地表示,“打压这股歪风邪气,是我最终的目的,但是赔礼道歉,可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我的师门有这么一句话,道歉有用的话……要捕快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