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最直白的拉拢!

    战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李云逸提及这两个字的时候,太圣立刻陷入了沉默。

    他巫族擅长战争么?

    明显不擅长。

    战争,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中神州各大顶尖势力“对话”的主流方式。

    如果擅长的话,他们哪里还需要以南楚和东神州为平台,熟悉这方世界?恐怕早就拔营入主中神州了。

    这是巫族的短板。

    却是人族最擅长的方向。

    尤其是李云逸。

    当南蛮巫神把李云逸之名引入他们巫族的眼帘之时,巫族就早已研究过他的过往,太圣心里当然也清楚,李云逸自从于虎牙关崛起以后的一切所作所为。

    “军神!”

    “诡兵悍将!”

    “神秘莫测!”

    人族比他们巫族更擅长战争帷幄,而李云逸更是其中翘楚,屈一指的存在,已经根本不需要更多的证明。

    所以太圣完全懂得,李云逸这要求的必要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他们巫族考虑。

    但。

    “形式变了?”

    太圣想起来谭扬临走之前给他说过的那些话。

    两大势力,虽是同盟,但必然有所谓主次。

    按照谭扬甚至巫族大部分人的想法,既然他们巫族势强,肯定是要占据这一合作的主动权的。届时,他们巫族甚至不需要动用多少力量,只是稳坐后方,坐山观虎斗,一样可以达成熟悉这方世界的目的。

    可现在。

    他们巫族被推举到台前了。

    而李云逸坐镇的南楚,竟然有隐隐稳坐后方的迹象?

    这也是李云逸的谋略么?

    不知不觉,太圣越想越深,被谭扬先前的想法所影响,阴谋论不断在心头浮现。

    但很快。

    太圣眼底恢复清明。

    不对!

    这样的形式是李云逸一手促成的么?

    不。

    是谭扬。

    让自家巫族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不得不现身。

    倘若李云逸之前没有那么坦诚,他或许会怀疑更多。但是现在……

    太圣斩断心思,面色恢复冷静。却浑然不知,自己受到谭扬影响的同时,不知不觉也被李云逸先前的言语影响了。

    言语蛊惑,说话之道,莫过于此。李云逸用自己的直白和坦诚,让太圣几乎已经放下了心里的所有怀疑和警惕。

    “这件事……请恕老夫无法决定。”

    “事关我巫族未来命运,更关乎谭扬长老性命,老夫无法给王爷承诺,当以王令为先。”

    “待我王传来王令,太某必会第一时间通禀王爷。”

    王令?

    看着冷静回复自己的太圣,李云逸眼底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精芒,眉头轻轻一颤。

    太圣没有立刻答应他的条件,意味着他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但。

    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毕竟,太圣和自己此时讨论的,乃是整个南楚和东齐,更是巫族和天魔军之间的对垒,关乎族运,关乎千百万巫族的性命,太圣肯定不敢随意确定。

    同样,他也没有这个权利。

    巫族,以巫王为。只有蔺宥开口,才算真的确定,巫族将会如何面对第二血月和天魔军的这次“挑战”。除了他之外,任何人说了也是白说。

    所以,即使暂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李云逸也没有任何气馁,轻轻点头。

    “如此自是最好。”

    呼。

    李云逸此言一出,太圣突然心头一松,就仿佛是暂且躲过了一劫一般。哪怕细细回想,李云逸的言行举止中似乎也没有什么陷阱,他还是忍不住产生了这样的心情。

    至于自己。

    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也没有和李云逸达成各种所谓协作意向……

    “应该没有什么陷阱吧?”

    太圣忍不住回想自己刚才的一切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的他对李云逸已经和来时有了天差地别的态度。

    甚至此时,当李云逸点头,他竟然心生一种暂且离开的冲动,生怕自己被李云逸“算计”。

    事实上,他再待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此事关乎重大,不是他能决定的,只能等待蔺宥的王令。

    走?

    心里这念头一起,一不可收拾。

    毫无疑问,这是当前最理智的选择。

    为了“安全”,远离李云逸!

    可就在这时,当太圣准备拱手行礼,先行离开之时,突然。

    “既然此事暂且无法确定,太圣护法需要等待贵族王令,而护法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如就陪本王好好聊聊家常?”

    “放心,无关政事,只是本王有些武道上的不解,希望能得到太护法的指点。”

    李云逸要留下自己?

    此言一出,太圣心里就忍不住咯噔一下,下意识就要拒绝。直到,李云逸后一句解释很快传来,他才眉头一扬,还在犹豫,李云逸的话音已经继续传出。

    “敢问太圣护法,可已凝聚大道核心?”

    大道核心?

    太圣惊讶望去,似乎不解李云逸分明是说他在武道上遇到了难题,为何会突然谈及自己。直到……

    “实不相瞒,本王这武道难题,恰恰就是关于长老所在金灵族的。”

    “近些时日,本王一直在潜修闭关,只希望能给身边之人创造更好的修炼条件,指引他们前行……”

    为身边之人悟道?

    太圣闻言,忍不住一撇嘴角,似乎隐隐有些不屑。

    说实话,他是相信李云逸所作所为的,因为那天后者凭借一己之力帮助邹辉等人突破的壮举,哪怕是他也赞叹不已,至今记忆犹新。

    李云逸已经做过类似的事了,继续往下做,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但。

    “包括我?”

    太圣不屑的是这个。

    他算是李云逸的身边之人么?起码他自己不这么认为。更何况,李云逸自己都只是初入圣境而已,自己已经是堪比圣境三重天巅峰的存在,止步不前已有百年,哪怕李云逸知道大道核心的存在,又岂能对自己有任何帮助?

    差距太大!

    这就相当于一个初入武道的少年说,要和一个宗师探讨如何破境圣境门户的问题。

    谁会当真?

    可正当太圣不以为然,心思还放在是否要接受李云逸的邀请留下之时,突然。

    “太圣护法请看。”

    “本王对贵族武道天赋的推演,是否有些问题?”

    看?

    看什么?

    太圣一愣。但下一刻,不等他问,他已经明白李云逸说的是什么了。

    呼!

    只见李云逸手腕一翻,突然,一团耀眼的金芒在他的手心骤然绽放,一股熟悉的波动气息扑面而来,太圣眼睁睁看着,李云逸手心上光团之中,足足三十余枚金色光点闪耀,相互勾连,如同形成某座阵法一样。

    他的嘴,瞬间张大,瞠目结舌。

    虚空成阵?

    不!

    这并不是他惊愕的地方,事实上,李云逸早已在他面前展现过凭空凝阵的手段。

    令他惊骇的是……

    其中散的气息!

    熟悉。

    精纯!

    虽然远远不如他体内的力量强大,但是,那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共振却是永远无法掩盖的!

    这一刻,望着李云逸手上的这团金芒,他甚至有种直面族地祭坛的感觉,更仿佛又回到了他破境圣境,成就神佑天将的那一天!

    这是大道核心的力量!

    更是……

    上古先祖的气息!

    如直面图腾!

    砰!

    太圣心头狂震不休,顿时忘记了离开的想法,一双眼眸死死锁定在李云逸身上,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我金灵族大道本源!”

    “敢问王爷,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轰!

    太圣气息震荡,大道之力纵横,充斥整个宣政殿,让一旁的风无尘邹辉等人早已脸色大变,一只手更落在了腰间兵刃上。

    这时。

    李云逸微微一挑眉,还没开口,太圣似乎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压制,落在众人身上令人窒息的感觉这才终于消失。

    这太圣……

    怎么回事?

    李云逸凝化的究竟是什么,竟然使太圣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风无尘邹辉等人不敢放松警惕,忌惮地看着这一幕。然而,此时确实是他们过虑了。当太圣意识到李云逸手上凝化的是什么,他就绝对不可能对李云逸出手了。

    因为。

    武道核心!

    那是他金灵族的核心本源!

    不!

    甚至,比他突破圣境三重天,自己凝化的核心本源还要更加精纯。其中力量或许不足,但论其纯真度……

    李云逸手上的这团力量,似乎更强?!

    嘶!

    敏锐察觉这一点,太圣忍不住一咧嘴,倒抽一口凉气,联合李云逸先前的一些行为,心头浮起大胆猜想。

    甚至,足以让他们整个巫族都为之震荡的猜想!

    可还不等他把心里的猜想说出,这边,李云逸似乎很满意他此时的反应,笑道。

    “嗯?”

    “以太圣护法看来,本王凭借天地万物道纹所凝化的这金灵族天赋本源核心似乎颇为不错?”

    “可还有什么缺陷不成?”

    凭天地万物道纹推演凝化?

    太圣闻言,眼瞳蓦地一凝,惊愕的同时,心里的期待突然少了大半。

    是天地万物道纹里,自家金灵族前辈凝聚其中的核心本源推演所化,而非他想象中的巫族圣渊?

    太圣心里一阵失落。

    是的。

    他本来想到的正是巫族圣渊。因为李云逸之前就说过,他能感知到圣渊边缘,此时又突然拿出这等精纯的核心本源,他哪能再淡定?

    只可惜……

    “不是?”

    太圣凝目,再次朝李云逸手上的那光团望去,摒除心头震荡,仔细观察。

    果然。

    其中力量虽然精纯的可怕,但似乎还有诸多不足,有待完善。

    李云逸所言,似乎没有隐瞒?

    太圣眉头蹙起,正在心里思付李云逸所言真实性,就在这时,突然。

    “不知本王凝聚的这天赋本源,是否能为太圣护法和金灵族的前辈提供些许帮助?”

    “本王觉得,它还有更加完善的可能,现在或许达不到,但日后,或许可以彻底完整。”

    帮助?

    彻底完整?

    砰!

    太圣闻言心头蓦地一震,几乎瞬间就驱散了心中关于李云逸所言是否真实的猜想和质疑,一张脸充满惊讶和震撼,难以置信。

    “您真的愿意把它交给我金灵族,于修炼之用?”

    “当然。”

    李云逸轻轻点头,嘴角含笑,似乎对太圣此时的反应相当满意。

    “否则,本王凝化它的意义又在何处?”

    李云逸是真心的!

    太圣早已动用天赋神通,探查李云逸所言真实程度,感受到确切的反馈,他立刻精神大振。

    眼前的这团金芒,对于已经达到圣境三重天巅峰的他来说,意义并不大。但是,对于他的族人,尤其是那些困足圣境二重天多年,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完成突破的族人来说,这一法阵,存在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甚至可能成为他们完成夙愿的唯一希望!

    并且。

    李云逸竟然真的舍得把它交出来,甚至还愿意继续付出精力将它完善……

    太圣心头哪能平静?

    而正当他屏住呼吸,努力消化这一切之时,突然。

    “不过,对此,本王还有一个要求。”

    要求?

    什么要求?

    太圣眼瞳一凝,望向李云逸,充满期待,似乎随时准备开口,不管李云逸说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但紧接着,令他没想到的是……

    “本王希望,待贵族王令下达而来,太圣护法,能够坚定地站在我南楚这边,拥护本王的提议。”

    提议?

    什么提议?

    当然是关于这场和东齐的战争,指挥权归谁的决定!

    太圣闻言眼瞳蓦地一缩,整个人楞在原地,被李云逸这番操作惊呆了。

    什么鬼?

    如此直白的拉拢……连半点修饰都没有?!

    这也太粗暴直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