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238、跋扈与散场

    幕布之上,清晰的显现出药盒之中那株巨大山参的样子,粗壮的体型、长逾一尺的根须,栩栩如生的人形和五官,顿时让所有雅间中的宾客眼神无比炙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包括家中也做药材生意的席北月,也是一脸神往之色的盯着光幕,仿佛恨不得亲自下去看个究竟。

    “诸位看到的这株参王,为山参之属。其参体长约一尺两寸,重约五斤,其根须最长达到了近两尺。”

    高台上,女主事环顾四周,微笑着说道:

    “我们请过数位资深药师反复鉴定过,这参王吸天地之精华采日月之灵气,生长年份已然达到了九百年之久,虽然距离千年还差了些许火候,却一样是世所罕见的天材地宝。”

    “情况基本就是如此,各位贵宾等待已久,我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这株参王的起拍价,依旧是一万金叶,每次不低于五百!”

    “竞拍,正式开始!”

    唰唰唰!

    几乎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一瞬间左右两侧位于上两层阁楼的雅间,起码有十家以上一下升起了珠帘,代表着参与竞拍。

    “一万零五百金叶,一万一千金叶,一万两千金叶!”

    “一万五千金叶,一万六千金叶,一万七千金叶!”

    竞拍一开始,大厅仿佛一下进入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只剩下无声的厮杀,随着两个主事人的接连叫价,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内竞拍价格迅猛飙升,引得大多数无力竞价,只能旁观的参会者热切议论:

    “居然有这么多家想要拿下这株参王?”

    “三楼乙字一个雅间里的,好像是鸿神大药房的大掌柜,他也参与竞价了!”

    “有什么用,现在竞价的这些绝大部分都是陪跑凑热闹想捡漏的,这株参王最终花落谁家,还是得看那几家什么时候出手!”

    “两万了,两万了!”

    “他娘的,这两万金叶,都够我们整个青城帮数百帮众花天酒地一整年了!”

    议论声中,竞拍价格依旧节节攀升,转眼间便破入了两万大关,而步入这个价格之后,原本十几家的参与者顿时只剩下了五六家,并且还呈现出减少的趋势。

    而在第二层雅间中注视这一切的6铮,也是颇为惊喜。

    毕竟,当初麒麟商会副会长罗诚给这株山参的估价很有可能过万,而照现在这个架势,参王最终成交价已经远预期,破三万都不是不可能!

    而更让他感觉有趣的是,这株九百年份的参王,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他花费1oo点精粹强化出的红色非凡品级,就已经让这些人挥掷万金,你争我抢。

    而他再进一步,只需要花费1ooo余精粹,就能强化出数千年年份的绝世大药出来,若是再摆到这些人的面前来,这些人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当然,这样的想法6铮也只是想想而已。

    目前就他观察下来,这个世界虽然奇诡非常,但展水平貌似还处于低武范畴,不存在仙侠小说里动辄生长千年、万年的天材地宝。实力不足的情况下,若真的搞出一株数千年年份的绝世灵药去买卖,绝对会引火烧身。

    “两万五千金叶!天字六,天字七号的贵客放弃,天字一号、二号、四号依旧跟价!”

    “两万五千五百......两万六千......两万七千!”

    各种念头闪过,场面上的竞拍似乎已经进入到后期也是最激烈的争夺之中,一开始的十余家竞价者,只剩下了最后三家,珠帘依旧是高高升起,显现出一种志在必得的味道。

    看来,这三家就是天生阁、制药院、丹心堂的代表了?

    二层雅间中,6铮抬眼望着上方三处雅间,心中微动。其他宾客似乎也猜到这三家的身份,低声议论:

    “啧啧,看来这三家都是志在必得啊,就是不知道这参王最终会被哪家得了去?”

    “还用想么?当然是天生阁了。这家本来就是赫连氏主宗麾下的产业,这些年不知道累积下了多厚的资本,谁能跟他们比?要不是另外两家来头也不小,这场上哪有谁敢和他们竞价?”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丹心堂可是遍布西北十六城的连锁药行,财力更加雄厚,又背靠着西麓大城的闻人氏,即便根基不在这里,也不一定就会输了。”

    “说的也是,这三家里面恐怕也只除魔司的制药院财力最为薄弱了。”

    “两万九了!马上就要破三万了!”

    “三万金叶,这个价格比人元灵兵都要高出许多,都能在内城买十几座宅子了!”

    随着众人的议论,叫价声越来越激昂,接近三万金叶的天价顿时引一阵阵哗然。

    上万金叶的资产,在这西疆大塞中绝对算得上大富豪的行列。三万金叶,更是足以建立起一中等规模的商会,这整个拍卖厅中,起码八成的宾客身家都没有达到这个数。

    包括叫价的两个主事,似乎也没有想到价格能一路来到这个地步,些许激动道:

    “三万,三万金叶!有贵客要放弃跟价么?”

    男女主事略带激动的声音回荡,顶层天字号的三件雅间,珠帘依旧是高高升起,里面一片寂静。

    “天生阁,丹心堂,果然是家大业大......”

    不过,正当台上的两个主事要继续叫价之时,天字二号的雅间却突然传来一声苍老的轻叹:

    “就算不考虑失败的几率,这一株参王应该最多只能炼制出三到五颗人元大丹而已,还没算上其他贵重辅材,你们两家本就有培育灵材的非凡手段,对这株参王也有如此浓厚的兴趣么?”

    场面顿时为之一静,所有人一下侧耳倾听,猜测着说话人的身份,紧接着从天字一号的雅间中就传来一阵低哑轻笑:

    “那当然,天材地宝,人人渴求,这参王百年都难得一见,我们天生阁自然不会错过。”

    “说的是。”

    天字四号雅间中,一女性的声音微笑出声:

    “培养灵材花费的代价不菲,既然有现成的,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培育灵材?

    以非人的听力清楚的捕捉到三方的对话,6铮心下一动,看向身旁的席北月:

    “席小姐,他们所说的培育灵材是什么意思?”

    席北月柳眉微蹩: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天符宝钱具备神异,大量和水服用能洗涤身心、甚至某种程度提升武人资质这种说法你应该也听说过吧?

    据说用天符宝钱制成的符水当做肥料,长久浇灌药田,也能使药草药材加生长,并且大幅度提升药性,时间长了甚至能令药草品质产生不可思议的蜕变,这就是所谓的灵材培育手段。

    但是这种培育手段奢侈无比,据说就算是一块小小的药田,每个月花费的天符宝钱也要数十上百枚,所以这世间除了天人世家底蕴雄厚以外,根本没有几家势力承受的起。”

    用天符宝钱当肥料?!

    万万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说法,6铮眉毛猛得一扬。

    一枚天符宝钱最起码价值百金,大塞中一个三口之家正常花销一辈子都用不了这么多,用它来当做药材肥料,听上去简直比给自己家的宠物喂食用a5级和牛肉还要夸张。

    不等6铮再度细问,只听顶层雅间之中,天字二号那个最先开口的苍老声音说道:

    “好,你们两家财力雄厚,我们制药院自知不如。既然如此也不需要这么慢吞吞的叫价了,三万五千金叶,这就是我们能出到的最高价格,在老夫看来也是这株参王的极限价值。若是你们两家出价比这更高,我们便退出!”

    场面一下陷入寂静,高台上两个主事人顿时面面相觑。

    不等他们开口,天字四号雅间中,那个女子沉吟一下,然后声音轻柔的笑道:

    “的确如此。培育同等药力的灵材,花费的代价估计也要不了这么多,而且制药院应当更需要这株大药,既然如此......”

    不等她话说完,天字一号雅间中,那个低哑的声音漠然传出:

    “天生阁,三万六千金叶。”

    另外两个雅间中顿时一片寂静。

    沉默持续了十余个呼吸的时间,高台上的女管事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天字一号贵客,出价三万六千,可还有贵客要竞价的?”

    询问声中,代表着制药院和丹心堂的雅间依旧一片沉默,似乎选择了放弃,又或者知道这个价格再争下去也没有意义。

    其余雅间的宾客无不低语议论起来:

    “好一个天生阁,连隶属除魔司的制药院都不给面子。”

    “呵,他们在外面就代表着赫连氏,从来都是别人给他们面子,什么时候给过别人面子?”

    “也是,天人氏族高高在上,自诩血脉高贵,除魔司都不见得被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这丹心堂以退为进,倒像是在给天生阁上眼药啊......”

    嗡嗡的议论声中,6铮也是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制药院隶属的除魔司,镇守八方,高手如云,斩魔祛邪,贡献巨大,在民间地位是绝对的崇高。而赫连氏的天生阁居然会一点面子都不卖,甚至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可以说不是一般的狂傲跋扈。

    同时这恰恰也说明了,天人世家真正的底蕴,也许比他之前预想中还要强横。

    “三万六千,一次!”

    “三万六千,两次!”

    但是不管6铮作何想法,眼见另外两家貌似的确没有再继续竞价的意图,高台上的男女主事对视一眼,终于一锤定音:

    “恭喜天字一号贵客,拍得这株参王!”

    ......

    参王的拍卖就是最后的高氵朝,一锤定音之后就代表着拍卖秘会结束,6铮和席北月没有多留,第一时间便离开了大厅。

    大街上微风徐徐,阳光洒落,望着街上人来人往,席北月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三万六千金叶......我们利通商号就是再办二十年也挣不了这么多,天人世家果然非同凡响。也不知道这株参王到底是被谁现的,真是走了天大的运。”

    6铮呵呵一笑,点头应和道:“那一定是一个大大的幸运儿。”

    “6兄,你接下来打算去哪?”

    席北月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有些惋惜的道:

    “现在还有时间,城北天鼎商会那边也有一场拍卖秘会。听说他们貌似搞到了一套人元灵兵级别的兵甲准备拿出来拍卖,到时候场面必然也是热闹无比。只可惜我们和这天鼎商会不熟,没有渠道搞到邀请函,否则倒是也可以去凑凑热闹。”

    6铮不以为意道:“没关系,想知道那边情况的话,等结束以后打听一下就是了。”

    “那倒是。”

    席北月眸光流转,轻声问道:

    “6兄,若是没事,我们四下走走怎么样?”

    干嘛,想泡我?

    席北月雪腻的俏脸在阳光下清丽动人,面对对方的邀请,还有事情没办的6铮想也不想的拒绝道:

    “抱歉了席小姐,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下次吧。”

    “这样啊......”

    席北月哦了一声,有些尴尬的道: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对了。”

    席北月正欲离去,6铮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她:

    “治你父亲伤的绝品丹药,我已经在我们除魔司内部打听到了几种,三个月期满之前我一定将其换来治疗你父亲,你回去告诉他一声。”

    “真的?”

    席北月美眸之中尽是惊喜的色彩:

    “是天香玉露丸么?”

    6铮笑了笑:“能治愈走火入魔、心脉损伤的,不止天香玉露丸,具体是哪一味丹药等我想办法换取来以后你就知道了,也要不了太久。”

    被6铮笃定和自信的语气所感染,席北月也不再追问,当即郑重一礼:

    “谢过6兄,那北月就静候佳音了。”

    6铮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然后在席北月激动的目送下离去。

    七拐八拐,他迅离开热闹的街市,找到一处僻静的小巷穿行而过。

    再出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变成了一个头戴头巾,身形高瘦,面容枯黄的男子形象,然后原路返回,再度来到了金玉满堂楼。

    无论万炼断魂刀还是九百年份参王,拍卖出了远预计的价格,他自然是要来把尾款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