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老哥哥,你也是自愿变成羊的吗?

    晋安和库力江带领的驼队,跟大胡子、克热木大叔他们汇合得很顺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先现到晋安的并不是人。

    而是三头羊。

    萨迪克和萨哈甫这对舅舅外甥,这几天跟着商队穿越沙漠,没少吃尽苦头,人就是这么奇怪,当晋安在时一口一个妖道,晋安不在了又想念起晋安在的日子,起码晋安能听懂的羊咩咩话,知道他们啥时候渴了累了饿了,一路上没有虐待过他们。

    晋安不在的三四天里,他们混得那个凄惨。

    真的是连拉坨羊粑粑都要一字马叉腿的边走边拉,因为商队怕弄丢羊,于是把三头羊跟骆驼拴成一串,他们碰到拉肚子时只能被骆驼队绳子牵引着边走边一字马拉一路。

    而且羊也不像骆驼那样,背着两个大驼峰,在沙漠里长期不进食不喝水也没事。骆驼本身就是神灵赐予沙漠的神兽,在炙烤沙漠里最能耐旱。

    羊就不同了,哪个王八蛋想出来的把绵羊带进沙漠里放牧,简简直太遭罪了,羊不仅饿得快,渴得快,还拉得快,消化得快,要一天到晚不停吃。

    但大胡子、克热木他们是商人,不是牧羊人,总有疏忽的时候,等他们想起喂水时,萨迪克和萨哈甫这对舅舅外甥好几次差点渴死在沙漠里。

    要不是他们舔毛舔得勤快,路上偶尔有山羊前辈关照下,从脖子上挂着的水袋里分担点清水给他们喝,晋安就真要替两只烤全羊收尸了。

    后来他们也学聪明了,也想学山羊前辈一样,在脖子里时刻挂个水袋,结果现压根没人能听明白他们俩的意思。

    或许是因为造畜术的关系,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感应到熟悉的气息,同一时间回头看向身后。

    这时他们惊愕看到,山羊前辈早他们一步驻足看身后,果然不愧是羊前辈,比他们多吃的干草,比他们多舔的羊舔砖,不是白吃的!

    二人肃然起敬!

    原本一直在无边无际沙海上默默前行的骆驼商队,缰绳猛的绷直,骆驼都猛的刹停住,怎么驱赶都不走,大家这时才现,山羊驻足不前,以一羊之力拖曳住队伍无法前进。

    力大无穷。

    这还是羊吗?

    咩!山羊通人性,眼神斜睨看一眼赶过来查看情况的大胡子和几名月羌国铁骑亲卫兵,然后脑袋往身后一撇,这人性化的一幕,大胡子现自己理解起来毫无障碍,山羊在叫他看身后,别光顾着看羊。

    呃。

    大胡子都觉得有癔症了,人怎么能够听懂畜牲的话,结果没等多久,他就看到身后沙漠尽头有沙尘扬天,好像有一支骆驼队伍正在沙漠上急赶路。

    ……

    ……

    实际上,商队那么多人、骆驼,还要带着商品、物资,在沙漠里走得并不快,所以晋安和库力江一路不停换乘骆驼,花了两天一夜,在这天的下午终于追赶上商队。

    “图巴尔大胡子!”

    “克热木大叔!”

    最开始是晋安眼尖,隔着几座沙丘远,最先看到茫茫沙海里一个小点的商队。

    但最先回应的是萨迪克和萨哈甫,他们热泪盈眶看着终于回来的晋安,神色激动,朝晋安热泪滚滚的咩咩叫道。

    要不是他们还被骆驼队缰绳牵着,两人已经痛哭流涕跑向晋安,诉说一路上吃尽的无数苦头了。

    两边队伍很快重聚,晋安也被那对舅舅和外甥的激动反应搞得有点懵啊,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像是生了很多事?

    这两人有点热情得过了头啊。

    “大将军!”

    月羌国二十几骑亲卫军,看到库力江归来,也都是有些激动的在骆驼背上喊道。

    骑在骆驼背上急驰过来的库力江,同样是豪爽大笑道:“哈哈哈,你们的精神头很不错,看来我们暂时离开的这几天,商队一路平安,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沙盗打我们月羌国恩人的主意。”

    两边人重聚自然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大胡子和商队众人一商量,决定今天就近找个地方休整,不继续上路了,等到明天早点上路。

    而即便连库力江这样的高手,都有些吃不消连着两天赶路,所以也打算借机休整一夜等明早再带人回去。

    最终队伍找了个背风面的沙丘,用骆驼队和物资围成一圈,形成简单的挡沙墙,一行人在骆驼圈中生起篝火,热起羊奶酒、马奶酒、肉干,欢声笑语的畅谈起各自经历。

    最被人关注的,自然是这趟驱魔是否顺利,库力江心情非常不错,一个劲夸赞晋安,言语中都是敬佩。

    不过对于魔鬼这事,库力江只是浅谈即止,并没有向外人过多诉说月羌国王室的私事。

    赶路了一天,身心疲惫,这时候能喝上热气腾腾的马奶酒,大口撕咬着坚韧肉干,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说说笑笑,推杯换盏。

    有人喝多了,开始拿出弹拨尔、手鼓,围着篝火吹拉弹唱起来,气氛热烈。

    这边载歌载舞,另一边的四头羊碰头,同样是相处得气氛融洽。

    被绳子拴在一边的四头羊,各自身前都放着一袋干草,四头羊一边低头吃着各自身前草料,一边时不时咩,咩,咩的交流。

    “小老弟,你也是被那个汉人道士强迫变成羊的吗?”萨迪克以前辈自居,盘问起新来小弟的路子。

    短暂分开几日,在萨迪克和萨哈甫身上也不知生了什么,两人对晋安改观很大,不再一口一个妖道。

    或许是担心晋安真的会丢下他们吃尽苦头吧。

    所以这次晋安回来,态度友好了许多。

    “原来大家都是人!”

    新来绵羊震惊开口,当然了,听在外人耳里那就是羊叫。

    但下一刻,他神色尊敬。

    晋安道长果然是品德高尚,别人进沙漠恨不得多带能够用来保命的清水与食物,只有晋安道长不计前嫌,不仅带上他们这些戴罪之羊进沙漠,还要让出大半骆驼替他们这些戴罪之羊驮清水、干草,仁至义尽。

    晋安道长这是宅心仁厚。

    品性高尚。

    老萨迪克这就不乐意了:“我们不是人,难道还是羊?”

    “老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一开始有些太吃惊了,原来我们都是被沙漠放逐的有罪的人。”

    一句老哥哥喊得萨迪克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觉得对方都这么客气了,自己怎么也要在接下来的路上多多照顾这位新来的小老弟,让对方体会到沙漠子民热情如太阳的待客之道,于是以老资格自居的带路道:“我叫萨迪克,这是我外甥,萨哈甫,我们披上羊皮变成羊刚满六天,这位资历更老的羊前辈,是第一位跟着汉人道士的,羊前辈平时不开口说话,但一路上对我们非常照顾,多亏了有羊前辈照顾才能让我们熬过最困难的开始几天……”

    老萨迪克打开话茬子,嘴里津津有味的不停咀嚼干草,越吃越香:“小老弟你是犯了什么罪被那个汉人道士变成羊的?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以后大家就都是一根绳子上的羊了,要互相帮助才能在沙漠上活得久。”

    新来绵羊声音低落的说道:“我叫伊利哈木,是因为受到魔鬼蛊惑,间接帮魔鬼害死不少人,那些人虽然不是我亲手杀手,却因为我死。我是两天前才披上羊皮成为戴罪羊……”

    闻言,老萨迪克和小萨哈甫都为之动容。

    原来大家都是天下沦落人。

    “伊利哈木,你不是孤独一个人,我和我四舅也是因为帮助魔鬼,间接害死不少人,所以你那种自责心情我们都理解…来,多吃写干草,吃饱了明天才好上路,你这是第一次披羊皮进沙漠吧,现在不吃饱点,天亮赶路后就没力气赶路了。”小萨哈甫从自己面前的干草袋子里,用羊角拱出一堆干草到对方干草袋子里,安慰说道。

    “谢谢萨哈甫小哥,谢谢萨迪克老哥哥,你们都是好人,你们也是自愿放逐,自愿跟着晋安道长身边变成羊的吗?”

    小萨哈甫:“?”

    老阿迪克:“?”

    看着气氛融洽的三羊,山羊继续低头吃着它面前的一大袋干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