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莫问前尘,天外灵珠镇魔性

    天魔前尘从道尘珠中走出,第一次睁开眼睛,打量这个世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青螺谷上空的幽冥魔眼落下,化为他的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却是一片虚无,他眼神所过之处一切存在都化为衰亡毁灭之相,目光所及之处,皆显露大毁灭。

    他伸手一招,钱晨元神寄托的血河魔将便身不由己的化为一道血光,落入天魔手中。

    一把晶莹剔透的血色长刀,被他持在手中,刀锋透明,刀身绯红,以至刀光漾映一片水红。毁灭魔身也化为一片混沌,瞬息之间便犹如长鲸吸水一般,流入天魔前尘的左手,化为一面几如混沌的扇子。

    远在海外的钱晨这一刻浑身炸栗,之前的三大魔身,合着只是这位大佬的装备而已?

    第四魔身,不,第四魔身并非这天魔前生,而是尚和阳头骨炼化的那枚白骨舍利,早早就落入这尊天魔投影之内,那应该才是第四天魔将众生!

    以众生为心,幽冥为眼,毁灭为扇,血河为刀道尘珠之中的无上魔性终于降世!

    某种意义上说,钱晨的谋划也成功了!终于见识到了道尘珠中魔性的本源,但钱晨此刻心中并无一丝欣喜,反而只有一个念头:“玩崩了!”

    元神之中,轮回之主的任务正在疯狂闪烁,魔道面板赫然已经圆满……

    【太上天魔·前尘】

    【等级:???】

    【境界:道反】

    【功德业力:无量量】

    【道法:道反,太上魔道,九幽魔道,血海魔道,元始魔道,毁灭魔道、虚无魔道……】

    【神通:不可思议……】

    【法宝:随心造化,九幽,太上道尘珠(魔)……】

    【化身:血河、毁灭、幽冥、众生……】

    (扮演偏差值:一百(黑),偏差方向:???)

    “轮回者已完成隐藏主线任务,扮演《昆仑》主线相关人物,推进《昆仑》主线剧情(《昆仑》剧情完成度:百分之一百一十三),灵珠降世,道消魔长!扮演偏差值达到百分之百,轮回者在此世的人物面板锁定,所扮演人物的一应神通,皆可运用无碍!”

    此时,钱晨才知道这扮演偏差值是干什么的。

    乃是轮回者主动营造昆仑的主线剧情,扮演npc,完成度圆满后,就相当于打造了一个新的人物,身外化身。《昆仑》法则有异,非真非幻,轮回者的元神必须驾驱这种躯壳,化身才能施展神通。

    如此一来,只要扮演得当,以阳神之身在此界等若元神并不困难。但钱晨他好像把这个功能玩坏了!

    这个身外化身,已经不是强不强的那种问题了!

    他是……他是很特别的那种!怎么说呢?如果钱晨接下来算错了,非但昆仑,就算是玩家所在的现世也要完蛋!

    天魔前尘平平抬起手中的天魔化血神刀,一刀挥出,了无痕迹,只见远方一干西昆仑老魔,似乎陷入了一种绝大的恐怖之中。

    那刀锋所向之处,似乎将虚空犹如水面一般,划出一道刀痕,泛起波纹,波纹扩散之处,整个世界向着一个莫测的维度堕落,在这个范围之内,一切生灵的魂魄,精血,肉身,存在皆化为一道血光……

    铁城山老魔得见这一刀,苦笑一声,几乎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元神包裹肉身,所炼的一应神魔也一并化为血光,流入前尘手中的那柄长刀之中。

    一刀之下,在场沾染魔性,修行魔道的,乃至晓月禅师这般只是稍稍涉及魔道,根基大半还在玄门的修士。

    皆无半点反抗之力,融入那道血光之中。

    唯有最先投靠的尸毗老人阿修罗教一脉得以幸存……但老人还是浑身颤抖,心中觉悟,这域外天魔只怕并非是什么上界天魔降临,而是犹如佛门的佛祖一般,乃是魔道的源头级数的人物。

    此时一点血光落在他身上,从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尸毗,莫要忘记我们的约定!”

    “尊者?”尸毗老人有些诧异,这天魔……不,魔祖大人已然降临,一刀覆灭魔教,眼看正道中人也要遭难,为何要以这种隐秘的方式来联系自己?

    “那不是我!至少不全是我!”

    尸毗老人闻言浑身一颤,差一点就要将这点血光抹去。

    “接下来,我要你襄助正道中人逃离!”

    钱晨眼看形势已崩,不得不出手帮助现在还残存的此界修士一二,不然原定的七日之限,要是提前了!燕师兄那边只怕还没准备好!

    尸毗老人心中犹豫,不提天魔碾死他犹如蝼蚁一般,魔道中人见得眼前的这尊魔祖,几乎等若佛门弟子见到佛祖一样,如何提得起违逆之心?

    但天魔本尊却又有二心,眼前这尊无情无性,宛若大道化身,之前更自己联络的那个倒是有些人性,魔道修士被神魔所制,或受制于心中魔性的尸毗老人也是见多了!

    若是如此……

    天蒙禅师胸前合十的双掌微微颤抖,智公禅师看着青螺谷中间手持魔刀的前尘,更是怔怔叹道:“天魔降世,真是天魔降世啊!”

    此时天魔前尘的心中突然泛起一点清净灵光,只见一枚灵珠的虚影骤然浮现,灵光映照下,天魔的身影忽虚忽实,隐隐被制。

    却是钱晨在海外倾力驱使道尘珠,收束心中的魔性。

    这时候尸毗老人突然大吼一声:“诸位道友还不动手!”便身化遁光,躲到了一众佛门、正道高人身后,撺掇道:“天魔真身还受困于灵珠,尔等全力施展道法,将其前世身打回去,不然不消数个时辰,天魔便会真正降世。此魔只有一股毁灭本性,定要将此界化为废土!”

    天蒙禅师等人一时犹豫,也不知该信还是不信。

    方才他们亲眼见得这尸毗老人投靠天魔,坑害了西昆仑的一众老魔,这才使得天魔前世身出世。如今怎么又背叛了天魔,不说此人反复的本性,就说只看这天魔之威,炼化魔头只是举手抬足之间,他又怎么敢在此关头,背叛天魔?

    就在一干正道高人迟疑之间,天魔前尘的身影越虚幻。

    却见一道极强烈的金光突然射落,忽地,一团丈许方圆的五色光华打在了前尘右手的血色长刀上,刀光一泯,那五色光华也同时消灭,但此时长刀已经脱手而出,骤然化为一道血光飞遁,朝着百蛮山而去。

    接着一道匹练似的金光顿起,围着前尘只是一绕,便又将其目中魔眼打出……

    同时听的震天一声霹雳,随着千百丈金光雷火打将下来,将整个青螺谷魔阵打散。

    钱晨控制着血河飞遁回百蛮山,来人有反手将幽冥魔眼困住,此时天蒙禅师等人才赫然出手,将大小旃檀神光放出,困住魔眼。他们好似十分信任化为金光那人,此时再无迟疑,都将自己平生的修为倾力施展,困住那枚魔眼。

    那道金光落下,却是一个身若十一二岁幼童,穿着一件鹅黄短衣,项下一个金圈,赤着一双粉嫩的白足的童子。

    “极乐真人!”

    老齐等各派掌教一齐上去见礼,却见极乐童子说道:“我得灵空仙界传书,在东昆仑闭关三日,苦算了三天,才算到这域外天魔的一个破绽。那困住天魔的灵珠本我意识暗暗运转天机,与我约定同时出手,消弭此劫!”

    一众真人见的那枚灵珠虚影,将天魔心中的一颗白骨舍利吞下,化光而去,便知极乐真人所言不虚。

    但极乐真人却不见欣喜!

    四大化身,血河借着极乐真人出手一击,为钱晨所控,趁机遁走;幽冥魔眼被一种佛门高僧联手困住;白骨舍利,众生之魔被道尘珠封印,只留下毁灭魔身屹立当场,将风地水火一齐放出,方圆千里顿时被打成了混沌。

    极乐童子与三仙七真勉力将众人救走,但犹然不知多少玩家、npc身陨其中。

    毁灭魔身展开七臂,掀起九天罡风、倾世洪水、地府毒火、地壳反覆、幽冥颠倒、无数蛊虫魔头横行等七大灾难!

    看着宛若灭世一般,无可匹敌的毁灭魔身,极乐真人凝重道:“此番只是延缓天魔出世,真要彻底封印此魔,非得寻回困着此魔真灵的天外灵珠,然后借来此界本源那件先天灵宝!两者合力,才能消弭此劫!”

    “那灵珠应在海外,我将以元神出游,前往灵空仙界,借回本界的镇压至宝!”

    “尔等探寻那天外灵珠所在……若是三天之内,不能寻到灵珠。则天魔不需那四大化身,便可从灵珠之中脱身,降临本界!”

    “那时,便是无边大劫,此魔再难制!”

    智公禅师托着被困在佛光之中的那枚魔眼,问道:“真人,此魔该如何处置?”

    极乐真人挥手道:“你们自行封印便是!当务之急,还是寻到灵珠!莫说此魔乃是无量魔气所化,蕴含一丝幽冥本源,几乎不可能炼去,就算炼化了魔眼,也无法阻止天魔降临。”

    说罢,真人便化为一道金光遁去,留下白眉和尚,智公禅师和穷神凌浑、大方真人乙休、大颠上人郑颠仙等人面面相窥。

    听天蒙禅师感叹道:“如此,便将魔眼镇压在锁妖塔中罢!”

    “明日便是七日之机!那君傩道友曾言能算到天魔真身所在,既然天魔真身犹然被封印在灵珠之中,想必真身所在,便是灵珠所在。我等此番将请遍天下高人隐士,定要将灵珠夺回!”

    海外,钱晨双手结太极印,元神与道尘珠相合,正在极力镇压其中的魔性。

    良久,他才满头大汗,几乎瘫软在了蒲团上,苦笑道:“道尘珠中镇压的魔性,恐怖之处还在我原来的预料之外,如此元神一关,几如天堑,想要度过此关,直面魔性,非得九证仙道,还得六七个如烛九阴这般的道友为我护法镇压不可。”

    “此次弄险,主动引魔性,倒也让我看清了未来的隐患!”

    “太上啊!太上!你留下的隐患,可着实是真的不小!”

    “不过太上天魔若是出世,合道九幽,大道不再圆满,也会将你从合道之境拉下,重现于世。莫非,这也是你算定之机?我只是你特意留下来,从大道之中拉回自己的道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