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降维打击,受言受语

    “什么?”

    林若涣本来没有注意到周遭的细微变化,但童风这一说,他也瞧出了不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周遭,确确实实,半点天道波动都无。

    即便海棠儿掌控得如何精妙,但斩道就是斩道,九死雷劫全渡,对方也只是实力强上自己几分……不止几分,而已。

    论修为,敌我二人,同处于一个大境界。

    但灵念一扫,林若涣半分天道波动未曾察觉。

    心头思绪忽然驳杂,一个本不该有的念头升起:这人,真的出手了么?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徐小受看到信息栏终于跳出来这么一道信息,不惊反喜。

    “总算来了。”

    不被怀疑,他甚至有点不会操作。

    心头思绪万千,但面上,徐小受半分波澜都无,目光看向了林若涣手中的灵剑。

    “古剑修?”

    “啊?”林若涣思绪瞬间被打断,立刻被拉回现实,忙不迭回道:“是,剑修,哦不不,我不是古剑修……”

    一时的语无伦次,令得林若涣脸都有些烧红了。

    他明明是立于强者之巅的斩道修为炼灵师。

    可在面前这个男人的问话下,不自觉便状若回到了少时学剑的姿态。

    那是遇见了老师,不管自身掌握得如何,都会结巴的紧张姿态。

    “灵剑修?”

    徐小受再问了一句,不待反馈,便伸出了手,“我看看。”

    一侧的童风看着那十分惹眼的仅有四指的手掌,只扫了一眼,不敢多瞧,连忙挪开目光。

    林若涣有些受宠若惊。

    一般人要是敢这么跟一个剑修要剑,那无疑于在说:“命给我。”

    但如若是第八剑仙……

    “给。”

    林若涣第一时间将手中灵剑递了过去,尊崇道:“这把剑陪伴了我许久,从王座至斩道,二十多年时间了……哦对了,剑名‘蓝居客’,是仿照您……”

    他忽然有些讪讪。

    一个“您”字出口,林若涣便意识到了不对。

    这个时候,明明不能说太多的……

    徐小受接过灵剑。

    这剑呈水蓝色,灵性十足。

    明明不是名剑,可一入己手,忽然剧烈震颤起来,就要脱手而出。

    “放肆!”

    林若涣大喝一声,蓝居客霎时间安静下来。

    徐小受抬眸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呃。”

    林若涣反而局促了起来,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平时对它很好,不会如此呵斥……”

    “无妨。”

    徐小受单手抚过剑身,灵剑无波无澜。

    他有些尴尬。

    林若涣却没能察觉到这一个细节。

    能得到第八剑仙轻声的一句“无妨”,那这世界上,真没什么好紧张的了。

    而蓝居客能经过第八剑仙之手,更加是自己无上的荣耀!

    “蓝居客……”

    徐小受轻声呢喃着:“好名字。”

    “没有没有,都是仿着您的佩剑……呃!”

    林若涣龇牙了。

    这话自己之前不说了么,怎么又嘴滑要溜出来?

    童风在一侧看得惊异。

    他从没见过林兄如此谦卑姿态。

    即便是昔时有一次在无月前辈手下执行任务,林若涣也不至于此。

    不过想来也是。

    那次都是远远相见,大家各自都未交谈。

    而这次,如此毗邻的状态下,和第八剑仙面对面交流……

    童风忽然有些羡煞。

    他晓得第八剑仙的传说,除却立场之外,对这人有的,也是无限敬仰。

    此刻,见二人如此之景,他甚至有些懊悔儿时为何没有学剑,无法真正读懂那些剑客的澎湃心情。

    想来,应该最少是要夜不能寐了吧……

    “剑念?”

    思索间,耳畔林若涣突然一声高分贝的惊呼。

    童风诧异,急忙撇头看去。

    却见眼前第八剑仙凝眸之下,蓝居客忽然震颤。

    其上,竟有丝丝缕缕的雾气蒸腾而出。

    “剑念!”

    童风震撼了。

    那等被传于神迹般的观剑手段,在眼前,实实在在的生了?

    他忍不住暗自多瞅上了几眼。

    “观剑之术……”

    明明面前的第八剑仙不曾有丝毫大动作,仅仅只有凝眸这么一个小细节。

    但蓝居客却像是激了无穷潜力一般,不光是在震颤着,表面光泽更加是随着时间推移,愈富含灵性。

    童风知晓,“观剑之术”的强大在于,作用者和被作用者,都能随着剑念的修炼而增强。

    同时,这也是世界上唯一一门不用铁器锤炼,便能提升灵剑品阶的绝之术!

    林若涣整个人激动都抖,面色红润,喘着粗气。

    他知道强者有自己的目标和对手,不会轻易对小辈出手。

    可他也万万没想到,第八剑仙原来对剑修会和善到这等程度!

    明明还是敌对关系……

    他竟然,在帮助自己,提升灵剑品阶?!

    “我。”

    林若涣有些语无伦次。

    他想要说一句道谢的话,可立场令得他浑然说不出口。

    反观第八剑仙……

    对方似乎跟本没有这层顾虑,在观剑结束之际,轻轻屈指一弹。

    “嗡——”

    灵剑雀跃呻吟,终于是给予了回应。

    徐小受心头舒了一口气的同时。

    林若涣也是有些自残形愧。

    这就是格局,以及气度的不同呐!

    “蓝居客,确实不错。”

    徐小受收剑,将之递上。

    他早已不是彼时那个无知的小剑修了。

    其实林若涣方才一言,他就能从这剑名中听出来面前人对真正第八剑仙的崇拜,当即笑道:“我曾经也有一把剑,名字和蓝居客很像,唤作……”

    “青居!”

    林若涣十分激动的抢答。

    “天高一尺八尊谙,半把青居谁敢当?”

    “我这剑、这剑名,都是从您的‘青居’中得到灵感取得的。”

    “当然,不敢直接唤作‘蓝居’,多加了个‘客’,前辈……”

    “十分冒昧,前辈见谅!”

    林若涣死死抓着重归入手的灵剑,感觉这剑比昔日份量重了不止一倍,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

    “呵呵。”

    徐小受哑然失笑,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长辈看到晚辈对自己近乎要顶礼膜拜的尊崇,有些叹然。

    这一叹,也给一侧的徐小鸡刺激到了。

    身旁生的诡异事件,着实有些乎他的认知了。

    堂堂斩道,竟对着一个区区先天如此尊崇……徐小鸡已然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他愣是连瞅都不敢多瞅上一眼,就生怕自己看到那奇诡的画面,会忍不住失声惊叫,破坏掉徐大魔王营造出来的怪异气氛。

    “呼~”

    在心头无声舒着重气。

    徐小鸡百般催眠自己“见怪不怪”,但心情还是有些难以平复。

    此刻,他对那敢于躬身站着的斩道强者面前屈膝而坐的徐小受,心头只剩无限敬仰。

    “受到钦佩,被动值,+1。”

    “受到叹服,被动值,+1。”

    “受到感激,被动值,+1。”

    ……

    “好了。”

    徐小受轻笑着还过了剑。

    剑念也亮了,身份也证明了。

    不说这两人从一开始就没往自己其实是装蒜的份儿上想。

    即便此刻回过神来,想要怀疑了。

    估摸着也真不敢怀疑了!

    他拍拍屁股起身,不拘一格,洒然道:“叫你们过来,是有正事的。”

    “正事?”

    林若涣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对方先前似乎真有提过一嘴。

    同时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反应,着实有些丢脸。

    他脸色有些涨红,后撤一步,不卑不亢道:“前辈请讲。”

    童风眼皮一低,更加绝望了。

    得!

    果然不是同级别的人,只要是剑修,遇上第八剑仙,都会个个脾气皆失了吧?

    他跟着后撤一步,郑重以对。

    “通讯珠呢?”

    徐小受没有第一时间亮出底牌,而是伸手,看着有些迟疑的二人道:“就是你们说的警报珠。”

    他没有继续多言,而是沉默着等待。

    果不其然,仅稍候片刻,林若涣便是怅然一叹。

    “童风,拿出来吧!”

    “哦。”

    童风连拒绝都不敢,翻手便是亮出了警报珠。

    徐小受没有隔空招手。

    而是缓步上前,在二人外加一道偷窥的目光注视下,徐徐伸手捏住了这枚红色珠子。

    这过程给予了所有人足够多的反应时间。

    可林若涣不曾阻止。

    童风也未动,连手指都不敢颤动分毫。

    “这东西,我便先收了。”

    徐小受知道自己此刻愈是快而剧烈的动作,愈有可能引来反抗。

    相反,这种不合时宜的悠缓,呈现给对方的,才是更多的自信,以及不惧反抗。

    他将警报珠拾起,一把抛进了元府,隔断联系,多解释了一句:“我不喜杀人,同样,也不想要你们叫一大波人来给我杀。”

    随后话锋一转:“现在,谈正事。”

    林若涣和童风同时眼眸一黯。

    原来,在自己眼中能救命的东西,于对方眸里,就是一个这样子的存在?

    冷风瑟瑟,场面有些悲凉。

    徐小鸡听得脚都麻了。

    他有时候真怀疑徐大魔王其实才是个隐藏得最深的大佬。

    否则,这种能从高度层面进行降维打击的世界级巅峰巨头之说话方式,为何这家伙说起来,头头是道。

    “叫人过来给我杀……”

    徐小鸡无声的叹息。

    换做是他,根本讲不出有如此境界的一番话来……

    不!

    他连想,都不敢这么去想!

    “受到敬仰,被动值,+1。”

    “受到畏惧,被动值,+2。”

    ……

    “苟无月有一徒,名唤路轲,你等可知?”徐小受问着。

    “路轲?”

    白衣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有着惊诧。

    “认识,怎么?”林若涣疑惑出声。

    “认识,那就好办了。”

    徐小受手一招。

    白衣二人感觉面前气息一凉。

    随后,这第八剑仙手上,便是多了一具冰雕。

    本还在惊疑之间,可当视线聚焦到这冰雕的面庞上,即便是林若涣,也忍不住一声惊呼。

    “小柯?”

    “这,前、前辈……”

    童风也是震诧莫名,“路轲,怎会在前辈手上?”

    徐小受摇头一笑。

    “具体来源我就不细讲了。”

    “我今要走,苟无月追我,我不想同他打,但手中也还有此物……嗯,人,当面给他,也是不好。”

    “毕竟明面上,大家也都还是敌人。”

    “可要我对小辈下手……”

    徐小受扫了面前二人一眼,忽然失笑,“我也下不了手。”

    这一瞬间,林若涣和童风同时有些明白为何第八剑仙如何和善了。

    对方分明,没将自己二人放在心上啊!

    小辈……

    果然,在这等人物眼中,整个八宫里七八百号人,估计能入眼的,也就无月前辈一个吧!

    而且,双方确实还是敌对关系。

    对方明明能跑,却还要留下来,将无月前辈的徒弟给归还……

    “这得是多大的格局,多大的气魄啊!”

    林若涣这一刻,对先前自己连一声尊称都喊不出来,感到无比的惭愧。

    人怕对比。

    仅凭对方这气量,这一辈子,或许自己就拍马都追不上了。

    “拿去吧!”

    徐小受没等二人过多反应,在看到信息栏弹框跳得差不多,且都是些褒义词之后,将手中冰块一扔,便是送了回去。

    “名剑丢了,但不在我手上,应该是落到白窟的红衣手上了。”

    “你们回去说明一下,尽量就不要枉往我身上泼脏水了,虽然……”

    徐小受一顿,唇角一勾:“虽然我也不在乎。”

    “一定!”

    林若涣立声喝着。

    “保证!”

    童风也受到了感染,身子一肃,像是在回应上级的命令。

    山风簌簌,落叶飘飘。

    “该走了。”

    徐小受没有过多停留。

    装演需要留白,在至高氵朝予以对方极致的转换,才能真正打得对手措手不及。

    径直越过身前二人,往前方走去,徐小受颇有些感叹。

    这一场戏,不得不说,演得比他想象的来得太过轻松。

    “第八剑仙……”

    这一个名号,原来如此有用么?

    徐小受眼珠子一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多走几步,猛然回想起了还少了点啥,他立马驻足,也不敢回头。

    “海棠儿。”就这么凭声叫着。

    “……”

    风呼呼的吹。

    林若涣抓着冰雕心潮澎湃。

    童风神情肃穆,还在回味着所谓的前辈风度。

    而海棠儿……根本没有回应!

    “糟糕!”

    徐小受慌了,他“感知”看着同样瞅着冰雕整个人懵了一般的徐小鸡,脸色都白了。

    你他娘的入戏也太深了吧!

    关键时刻,给我搞掉链子这一出?

    不想走……

    特么的想死也别拉我下水啊卧槽!!

    这一刻,徐小受心头被万千神兽践踏得怦怦狂跳。

    “海棠儿!”

    他声音高了一些,但也不敢太高,以免惊动了状况外的白衣二人。

    可……

    还是惊动了!

    两大白衣回过神来,齐齐转头看向了还倚在古木上的“海棠儿”,神情之中,已然多了很多分的困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