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六章 缩头也是一刀

    以南明离火为君王,以太阴太阳之力为辅佐,周行的控焰能力非同小可,说是神仙一流也不为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反正小萌的评价就是,天庭上四部之一,火部的普通正神,控火水平也就这种程度了。

    罡罗打退堂鼓,也是因为周行现在的情形,勾起了祂的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不是我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我当年跟天庭火部的战神撕过,那家伙就是这般耍无赖,各种烧,各种焰力体外循环,源源不绝,最擅长鏖战,除非你能秒他,否则拖到最后,铁定你吃亏!”

    玄尘子一边快整理着体内紊乱的力量,一边死死盯着远处的周行,嘴上气哼哼的道:“你听听你这说的什么话?之前是嫌其爆伤害太高,现在又赞对方的持久作战能力强。照你这说法,他岂不是全然没有短板?”

    “短板肯定是有,但他境界压你压的太狠,你无法利用。”

    “他只是金丹期!”

    “你要是吞了某种宝药,同样也能是金丹期。就像现在,你的基底也已经退到金丹期了。确定要继续斗?”

    玄尘子没好气的道:“你去问问他肯放过我们吗?”

    这时,就听周行的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再说一遍,我的目标是坎精洞主,交出罗田英,我就罢手。”

    “听见了吧?”罡罗问:“这罗田英是谁?你儿子?”

    玄尘子没有回答,而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现在需要拖一拖时间。

    于是他传音问:“徐福,你找罗田英到底什么事?”

    周行同样很享受一番紧凑厮杀后的小憩。

    他当然知道,相比于他利用时间休整恢复,玄尘子利用时间很可能是在挽救即将崩溃的体系格局。

    因此,现在的时间对于玄尘子更具价值。

    但正是因为有这种稍微松一松套索的动作,接下来才能勒的更紧,令玄尘子释放更多的底牌。

    就他所知,玄尘子是那种越是濒临死亡、越危险的修士。

    这种修士,指望一通爆将之秒掉,往往会在最接近成功时被阴,使用类似熬鹰的手段才是上策。

    “我找罗田英,为的是一桩私事。你若想知晓,也不是不行,但得下誓言。”

    “何种誓言你才能满意?”

    “自然是以道心明誓。”

    “那你说个章程我听听。”

    结果周行直接甩过一份术法契约。

    “好贼子!”玄尘子心中暗骂,他怎会随便誓又或签署劳什子的契约?无非是找个由头拖时间。

    哪成想周行竟然有现成契约,也不晓得是确实准备充分,还是在耍花招,总之就很气。

    以念力谨慎的将契约拉至面前细细观瞧其内容。

    要说倒也不算是在作假,毕竟的确是认真看了,一心二用的本事,玄尘子还是有的。

    甚至抱着一定观摩学习的态度。

    可就是压根儿没打算签署这份契约,核心目的仍旧是拖时间。

    然后就听罡罗在旁继续冷言冷语:“你确定时间站在你这一边,看看对面,熔岩池被基本抽干,神火珠都凝结出好几颗了。”

    “……”玄尘子其实注意到了。拳头大的火红色珠子,有着宝石般的剔透外在特质,自光,看起来很漂亮。

    但用神识进一步刺探,就会感受到磅礴且无穷的焰力,然后神识念力瞬间被磨灭。

    要是被这玩意砸中,受到的伤害绝对不会比之前被毁灭焰束命中轻。

    之前他正面刚毁灭焰束,现在想想都又痛心又后怕,罡罗的力量一下子耗掉了八成,而他的法力也瞬间耗掉了四成。

    那才是一次毁灭焰束,现在周行已经凝出了七颗神火珠,正在凝结第八颗!光是视觉冲击,就让他感到压力巨大。

    到了这个时候,向来拿定主意后就格外坚持,性格也十分倔强的他,也忍不住认真考虑值不值当继续斗下去了。

    认真看契约的条款。

    第一印象,不算苛责,而是讲究,挑不出一丁点漏洞来,真的就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敲而定下的文案。

    “再拖一拖,再拖一拖!”玄尘子自己都感到老脸丢尽。多少年都没有品尝这般窘困滋味了。

    刺杀傅山成功所引的自傲,此时已荡然无存。

    几息之后,周行完成了第八颗神火珠的凝结,脚下的熔岩池,此时已然变成遍布裂缝的焦黑硬块儿,不过若是有需要,他也可以让它们成为泥碳重新燃烧。

    就像罡罗说的,这是体外循环,充分的跟一隅天地互动,越打越强,唯一的限制就是神识。

    而他的神识,无论是质还是量,如今都已过了寻常化神期修士的神识,便是那些能够阴神出游的也比不了,毕竟他有太阴之力辅助。

    “我这边已经好了。”周行下了最后通牒:“是战是和,一言而决。”

    玄尘子也勉强稳住了状态,但大怨血魂丹的隐患,却无法解决,只能压着。

    还有,他如果连着第三次使用冥蛹蜕命之术,那么将只能是以‘真胎’之姿(说白了就是一个肉瘤)逃命。

    已经亏到心都在滴血了。

    关键是斗到现在,也看不出周行神识方面的消耗究竟几何?

    法力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确实越斗越强。

    现在唯一有悬念的,就是周行还有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驾御狂暴的焰力。

    不过能效率的凝出八颗神火珠,这让玄尘子不敢赌。

    “真难抉择呀!”玄尘子看了一眼罡罗。

    罡罗一本正经的道:“我确实还能再投放一次力量。不过这次之后,无论如何,我们两清了,你得考虑清楚。”

    这里的两清,指的是某条契约条款。

    没了这一条款约束,下次召唤罡罗,来不来就要看罡罗心情了。

    代价,需要支付更多的代价!

    玄尘子终于撑不住了,一脸便秘的回复周行:“这契约,我签了。”

    周行微笑着点点头,立刻就将五颗神火珠的精华汲取,壮大南明离火,只悬浮三颗神火珠在身周,心道:“我这是仙道版的魔兽凯尔萨斯造型……”

    他确实很高兴,才有自我打趣开玩笑的心情。

    之前在金蛇中埋下了火之烙印,后来就一点点通过攻伐时候的火焰侵蚀,内外呼应,保持其活性,而现在玄尘子答应签署这契约,则会彻底奠定了火之烙印‘暗燃’的格局。

    单纯是火之烙印,仅是能定位玄尘子的真身位置。

    但要知道,他现在已然是法身之力通联。

    也就是说,除了能远程投递力量,还能相互借用术技。

    稳定的火之烙印,是可以作为幽荧幻念的接受端的,一如服务器向终端pc送数据包。

    除非玄尘子事后做一些特别剧烈的斩魂斩命操作,否则签署了这份契约的他,将不可避免的成为第二个天工府墨灈。

    说起墨灈,火命体这次还有个额外任务,就是跟墨灈互动一下。

    墨灈自申国矿脉事件后期的佛国攻防战、被种下蜃种,到现在连皮已经过去了接近十年。

    这么长时间的潜伏期,换成一般修士,早就被搞定了。

    但墨灈不同。

    一方面,他道行高深,修的又是通仙的功法,抗力非同寻常。

    另一方面,作为大佬,他不缺人伺候,大部分事都有门人弟子代劳,他自己修身养性,难得动七情六欲。

    再加上高修们修行,一次闭关三五年很是寻常,期间蜃种几乎不会有任何进展。

    因此十年就想彻底让其成为傀儡,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

    还好,浊潮突临,让全天下的凡者都措手不及,越是大佬,越是操心的地方多。

    墨灈也没能逃脱这份困扰。

    甚至就连谢天赐都打其主意。

    佛国攻防战后期,墨灈一边让斗木獬他们自由挥,一边去寻仙访友,欲借仙器,以克敌制胜。

    结果正在某隐世高修那里做客,就听闻了斗木獬他们兵败的噩耗。就是周行利用‘万物归一弹’原理,大半夜整出类核爆效果的那一次。

    这噩耗传来,墨灈当时就心凉了半截。

    仙器再牛掰,在修真者手中,也就‘万物归一弹’那种威能顶天了。

    当然,威能释放模式可以调整,比如说打击力更凝集等等。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无视佛国也有类仙器打击手段。

    他得考虑不管不顾的赌家产硬耗究竟值不值。

    算来算去,还是觉得亏。

    尤其是在浊潮突临背景的显衬之下。

    同样的投资,放在搜刮又或及时整合天工府方面,收益不敢说更高,但胜在稳妥,并且也有必要。

    继续怼佛国,则是冒险,胜负尚未可知,还有云霄宗和战神殿虎视眈眈。

    思来想去,墨灈终究还是屈服于理智,而没有为了天工府的面子,继续一意孤行。

    尤其是他很清楚,天工府的面子,完全是靠实力在撑着。

    一旦天工府失去太多的力量,别说是面子,各大宗门不主动攻伐他打秋风,就很够意思了。

    毕竟他为了活傀儡,各种阴损勾当是真没少干,而且他的‘肥’名,在高修圈子里,也传的很响。

    就这样,之后的几年里,墨灈带领天工府舔舐伤口,囤积资源。

    趁着浊潮引的动荡,他还重操旧业,亲自带人群殴并捕捉了几个被他看中的散修,然后将锅甩给妖魔,反手炼制活偶,补齐了二十八宿。

    同时,他迅的结束了几笔类似老潘头那样的偃师宝船计划,提前收账,以应对浊潮寒冬。

    说起来,作为通仙偃师道,他的天工府能算的上是黑白通吃。日子远要比太过依赖灵气的玄门好过。

    但妖魔、邪修、魔门约等于凶兽+真小人+精神病,比起至少还维持些表面光鲜的玄门中人,这浊潮下诞生的三类存在,无论是哪种都极不好处。

    凡世有俗语:无论好赖人,都喜欢跟好人做邻居、打交道。

    这话套用在修真圈也合用。因此墨灈也是做好了最坏打算。

    惹不起躲得起,实在不行,就山门一关,洞府享福。

    然后太虚宫就突然出入了视野。

    人在府中做,祸从天上来,说要收编他。

    墨灈当惯了大佬,怎么肯突然给自己请个野爹供着?

    至于谢天赐的那些珍宝,他是挺垂涎,可问题是,偃师一道,那也是很讲创造的,不靠脸,不靠天。

    当然如果代价不高,嗟来之食也不是不能吃,可认爹就免了!

    回绝的硬气,遭到的报复也犀利。

    被太虚宫追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秘密基地都爆了好几个。

    墨灈这才知道,敢情一直以来,都有眼睛在暗处窥视着他和他的天工府!

    的确,谢长生的分身网络布局天下,而且是典型的慢工出细活儿。天工府的那些家底,太虚宫大部分都知晓。

    另外,太虚宫不缺骨干,不缺炮灰,拉出来个个能打,使用的技法也是非主流,却又都颇有来历,威能不俗……

    天工府与之相比,就仿佛山寨手机小厂遭遇了富士康血汗工厂,比质量,比数量,比渠道,都被压的死死的。

    于是不可避免的过了段颠沛流离的日子。

    墨灈也一次次七情上脸,长吁短叹。

    手下二十八宿,减员到只剩十六位。

    眼瞅着挺不住要投降,突然雷云消散,雨过天晴!

    因为谢长生死了!

    当然对墨灈来说,像是原因莫名,后来猜测,多半跟周行方舟怼太虚战舰一挑三大胜那一役有关。

    无所谓,就是开心,高兴!

    大悲大喜呀!不应该啊!

    蜃种完成了最后一步,墨灈傀儡化了!

    但这时周行忙着云霄宗那一摊儿,顾不上他。

    于是他就继续照着原本的性情轨迹收拢残部,舔舐伤口……

    非要说有所改变,那就是没有再张罗着去害人改造活偶,补充损失的二十八宿。

    五年后的时间一晃而过,现在,天工府已然走到了十字路口。

    倒库、搬家,重整体系……偃师道一旦全力开启创造生产的小马达,那效率真的是刚刚的。

    如今的天工府已经焕然一新,可接下来呢?目标是什么?

    这个主意,自然是周行来拿。

    他也都想好了:

    先,就是强化墨灈的契约签订能力。

    不是为了让其祸害更多的修士,而是让剩余的十六宿自我意识降格。以此为代价,换取其更彻底的服从,一如那些工程傀儡。

    其次,传授几套阵法给墨灈,用以强化天工府的基业。

    最后,让天工府上下做好准备,其精华将并入玄冰洞。

    周行有心将玄冰洞打造成一方世界,而不是虚空中的一座浮岛。

    并且这种打造世界,不光要吸取传统的仙道洞天创世之法,还要有赛博坦机械星球的特质。

    这就需要天工府一系的大力协助了。

    甚至都远远不够。

    周行已经将主意打到了风暴海那边的百万难民身上了。

    总之,天工府的财货大都比较接地气,能在凡世流通,其技艺同样接地气。

    这就意味着,天工府+《先天元气功》,能够更快的出成绩。

    也更容易将浊世种田而得灵气样宗门的路走通。

    他能现这一点,其他玄门,乃至谢天赐,也同样能现。

    反正在他想来,花起钱来很豪,但也很擅于敛财的谢天赐,恐怕不会轻易放过天工府。

    近几年一直没有动作,无非是因为谢长生的死,引带的由其探知的不少信息也都消失,太虚宫想要重新挖出擅于藏身的天工府的核心洞府,需要些时间。

    而且,谢天赐一向都是喜欢谋定而后动的,没有露面,多半是在幕后憋着坏,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放毒。

    基于这种种,天工府这边的行动,不但不能停,还有更紧凑些。

    至于玄尘子嘛……

    周行看了眼,签署契约的玄尘子,说实话,这个人给他的直觉不是很好。

    就是那种不太容易抓的住的感觉。

    虚握,貌似在掌控,可一用力,反而黏滑的溜了出去。

    周行知晓自己背靠系统、鸿运齐天,因此对于直觉,也是比较相信的。

    因此,对待玄尘子,他不打算想对待墨灈那样,而是像放风筝,又像今天斗法使用的战术般,勒一勒,就松松颈环,尽量利用,毛干血尽,就送其去见傅山吧,反正玄尘子之恶,罄竹难书,百死莫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