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弟弟

    夜晚的乌山永远是最美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漫天飘摇的紫藤花,曾一度成为丰县最著名的风景。

    最初的时候,无数江州人慕名而来,甚至有不少路过的讨魔校尉都要过来专程欣赏。

    后来,丰县周围的变婆增多了。

    在出现几次讨魔校尉被变婆围杀吃掉的事情后,妙蛙寺开始禁止闲杂人在附近闲逛。

    而知道附近危险,有大量变婆出没,讨魔校尉和其他宗门游历的异人也会刻意避开这里。

    现在,乌山附近很清净。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驮着袁剑八直奔乌山而来。

    夜风阵阵,密密麻麻的紫藤花树泛着莹润的紫芒,在渐渐昏暗下去的血红色残阳中,交织出一片紫红色的妖凝夜色。

    砰!

    袁剑八直接跳下马来,前方十几丈处,便是一颗巨大的紫藤花树。

    在那大树旁,就是通往乌山的浮桥。

    袁剑八看着一片紫红中泛着金芒的浮桥,心跳缓缓加快。

    现在他知道了。

    这个地方,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这不是一个佛寺。

    而是魔窟。

    一直啃食着丰县百姓,还叫百姓感恩戴德的魔窟!

    袁剑八深吸一口气,直接朝着浮桥走去。

    “止步。”

    就在他靠近浮桥的此刻,偌大的花树下一名佛童走了出来。

    佛童一袭灰色长袍,脖颈间挂着一枚金锁。

    此刻,佛童睁开眼睛看向袁剑八。

    那双眸中蠕动的漆黑万字符倒映在袁剑八的眼中,但是却没有了之前自己感觉的肃穆,反而让此刻的自己心头生出了一股恶寒。

    “施主,近日寺庙封山,谢绝一切访客。”

    “我是袁剑八,乌村袁家。来找我弟弟的。”

    “上山者自断尘缘,施主请回吧。”

    面前的佛童不卑不亢,声音平静的有些机械,毫无感情。

    之前不知真相,这种表现袁剑八觉得是青灯古佛,沉溺于佛法的表现。

    但是现在知道了真相再看……

    这根本就是妖怪披着人皮,还未能学会人的语气!

    此刻,袁剑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是对于佛童的拒绝,他却是早有准备,道:“是今日那绿袍校尉有话要问我弟弟。”

    袁剑八强行镇定下来,淡淡道:“如果不能上山,那么我回去就让大人自己再来一次吧。”

    闻言,那佛童一顿,道:“施主稍等,我去问问。”

    说着,那佛童转身,在幽幽飞舞的花瓣中,走到了花树之后。

    袁剑八在路上听到了许惑和温庭筠的打算。

    他知道,这群妖怪不愿意温庭筠这般高手在这里多待,所以报出他的名字,多半可以见到自己弟弟。

    只要能见到,自己弟弟状态正常的话,就有机会骗过妖怪,直接带着弟弟逃走!

    就算是状态不正常,自己还有第二手准备。

    到时候,自己……自己用卖兵器得到的钱,给弟弟请最好的医者和异人,一定能将自己弟弟救回来!

    袁剑八安慰着自己。

    他的手心,字条被攥的死死。

    哒、哒、哒。

    片刻,那佛童走了出来。

    他的眼中万字符翻涌蠕动,平静道:“可以。”

    “我带你过去。”

    “嗯。”

    此刻,那佛童在路旁捡起一盏白色的灯笼。

    那灯笼上写着一个狂草的“佛”字,在那佛字的上面,则是一个尖尖的僧帽。

    这时,天边的血色已经彻底暗淡下来。

    漫天的紫藤花如梦如幻,在黑夜中翻涌着绛紫色的幻梦。

    而那花树下的沼泽,却是在夜色下泛着波澜。

    乌山沼泽是死水,不可能动的。

    袁剑八喉头滚动间明白,这下面是变婆,是许公子说的数以万计的变婆。

    袁剑八强忍着哆嗦,随着佛童一路走过浮桥。

    在上山的路上,袁剑八被那提灯佛童领着来到了一处偏殿。

    这里还不到山腰,小屋每一个不过三四丈大,像是一个个单间。

    “袁家佛童,就在这里。”

    “你有三炷香的时间。”

    “好。”

    袁剑八点头,而那佛童则是提着橙黄色的灯笼,远远走向了山路上的花树。

    袁剑八看着那佛童远去,这才推门而入。

    吱嘎——

    随着房门推开,袁剑八只看到了一片昏暗的漆黑。

    哗啦!

    随着他进来,听到的只有一片水声。

    “小二?”

    房间内一片昏暗。

    只有一个小窗开着,外面紫藤花的微光从条状的窗口洒落,斑斓在漆黑的房间内。

    幽幽紫色,涂抹在昏暗阴沉的漆黑。

    这小小的空间中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凹陷的水潭。水潭的波光倒映着紫色的光斑,氤氲开朦胧如雾气般的光线。

    此刻,一道人影正站在里面。

    这个人光着身子,没有穿衣服,但是脖颈上却依然带着那一枚金锁。

    “嗯。”

    和之前那提灯佛童一样的声音在那人影的口中传来,瞬间让袁剑八心头一寒。

    “小二……你……跟我走!”

    此刻,适应了屋中的光线,袁剑八看清楚,面前昏暗中站着的,就是自己弟弟!

    啪!

    袁剑八一把抓住自己弟弟的手,后者却没有动弹。

    “快,那绿袍大人现了妙蛙寺的秘密,我先带你走!”

    袁剑八并不蠢。

    他自己也明白,自己见到袁小二的时候,他大概率不是自己弟弟的状态。

    但是那留下的字条证明了一件事,自己弟弟的意识还在。

    他还没死!

    无论如何,自己先将他带出去便好!

    “秘密?”

    “什么?”

    “离开你就知道了,绿袍大人欠我人情,让我来带你逃走,他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袁剑八对答如流。

    他早有准备。

    既然妙蛙寺都不愿意招惹温庭筠,那么就拿他说事。

    此刻,这个妖怪肯定会认为是温庭筠现了什么,但是又没现彻底,大概率会跟着自己离开,知道真相后好通知其他妖怪。

    而出去了,自己就可以找温庭筠和许惑将这个占据自己弟弟身体的妖怪控制住!

    这,就是袁剑八的第二手准备!

    啪!

    此刻,昏暗的房间中,绛紫色的微光下一只湿哒哒的赤脚从池子的黑水中抬起。

    这只脚却是在地上夹起了一个什么。

    袁小二的脚以一种人类无法弯曲的幅度,诡异弯折到了自己身前。

    “秘、密。”

    “是、这个、吗?”

    僵硬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冽。

    在看到袁小二脚上夹着的东西时,袁剑八猛然一愣,瞬间头皮麻!

    那是……白布条!

    大意了!

    自己太紧张了,右手一直握着刀,而抓袁小二的时候,下意识就伸开了左手抓他,那布条自然是掉在了地上。

    “哥、救我?”

    此刻,昏暗中袁小二平静的声音读出了那白布条上的字。

    咯吱——

    嘭!

    袁小二的胳膊瞬间弯折,抓住了袁剑八的手。

    “救……什么?”

    此刻,袁小二的瞳孔中,万字符开始疯狂蠕动!

    骤然间,一部分黑点涌入了他的上眼皮,另外一部分则是在眼球表面疯狂凝聚。

    就如他的瞳孔上,跳动着细小的黑色触须。

    “你!”

    剧烈的恐惧和失算的心凉划过脑壳,但是看着自己弟弟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袁剑八却是猛地握紧了刀柄!

    绛紫色的晕光中,他双眼血红,怒意压下了恐惧。

    在这个危机四伏,一旦出动静自己绝无生机的魔窟,他悍然拔出了长刀!

    噌!

    “把我弟弟……还给我!!!”

    昏沉的绛紫下,刀光狰狞。